1286 用恩赐游戏来做决定?

    (十分感谢‘冰释千灵’的2164打赏!以及‘恶意C入’、‘pokémon’、‘二次元什么的最有爱了’、‘一个喜爱萝莉的人’、‘准动漫宅一只’、‘九星一线牵’、‘龙怜晴雪’的打赏!)

    在突兀到不能再突兀的情况下,阿尔格尔那刺耳到不能再刺耳的尖锐嘶吟声没有一丝一毫前兆的消失在了空间中,让整个空间都陷入到了难以言喻的寂静里。【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等到回过神来时,在场的所有人只能看到被石化的大地,以及位于石化大地的中央,化作一座石像的阿尔格尔。

    半空中,眼睁睁的看着阿尔格尔被石化的一幕发生的卢奥斯一张脸上血色尽褪,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嗡————!”

    一个如同水波一般的金色涟漪便是在这一个瞬间里,伴随着一道空间的震颤声,在卢奥斯身侧的空间里波动而出。

    内里,一把锋利的长剑缓缓的探了出来,指向了卢奥斯的脑袋。

    顿时,在卢奥斯的心中,一阵致命的危机感似波涛般翻滚而起,让卢奥斯的脸上浮现了骇然的神情。

    千钧一发之际,卢奥斯竭力的侧过身,以仿佛想让自己的脖子都给折断的趋势,将脑袋给狠狠的后仰。

    “嗤————!”

    锋利的长剑就这样带着淡淡的破空声,擦着卢奥斯面前不到五厘米的空间,一闪而过。

    刚刚,若是卢奥斯慢上一秒钟仰起脑袋的话,那么,这会,这个二世祖的脑袋便会被直接D穿。

    到那时,哪怕卢奥斯的体内有着一半的神灵血统。被称为高位的生命体,那也只有命丧当场的结果。

    理解到这一点,卢奥斯的鼻尖都淌出了汗水了。

    “嗡————!”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金色的涟漪在卢奥斯的另一边波动而出。

    瞧见这一幕,卢奥斯一张脸唰的一下,变得一片惨白。

    幸运的是,这一次。从那金色的涟漪中出现的并不是能够一击致命的利器,而是一条通体流转着金色的流光的银色锁链。

    “呼————!”

    通体流转着金色的流光的银色锁链就这样在空间中一掠而过,化作一道鞭影,重重的抽在了卢奥斯的侧腰上。

    “嘭————!”

    闷击声中,卢奥斯一声惨叫,整个身形都自半空中倒S而下。摩擦着大气,带起尖锐的破空声,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咳咳咳…”卢奥斯只能捂着自己的侧腰,微微咳出了一些血沫,艰难的将头给抬了起来。

    这一抬头,卢奥斯便是看到了。

    看到了一把剑刃呈现镰刀状的剑指向了自己,印入了眼帘的一幕。

    正是卢奥斯那把被打飞的镰形剑。

    诺亚紧握着这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面上拔出来的镰形剑。指着卢奥斯,居高临下的望向了他。

    “虽说是最强种之一的星灵,可即是被奴隶,又是被一个二世祖给使役。终究,也就是这点程度而已吗?”

    卢奥斯的面容微微扭曲而起。

    然而,诺亚的话并没有错。

    作为箱庭的最强种之一,而且还是三大最强种族中位列第一的星灵,阿尔格尔的力量即使比不上白夜叉,那也绝对不止是只有这种程度才对。

    只可惜,身为星灵。阿尔格尔即被perseus给奴隶,灵格大幅度的缩小,力量呈现几何倍的下降不说。使役的对象又是卢奥斯这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想来,阿尔格尔身上的那些戒具。应该就是因为卢奥斯没有办法支配住这个使役的对象,所以才锁在了其身上,限制住了阿尔格尔的力量,这才让卢奥斯勉强支配成功的吧?

    身为最强种的力量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削弱,这才造成了阿尔格尔的败北。

    否则,诺亚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在不解放宝物库里的宝具真名的情况下,不受一丝一毫伤害的击败一个箱庭的最强种。

    “大名鼎鼎的星灵居然沦落到了这种程度,真是可怜到让人怜悯了。”诺亚嗤笑了一声。

    “不过,这样一来就结束了。”

    话落,诺亚眼神一冷,猛然将手中的镰形剑高举过头,以撕裂大气的声势,对着卢奥斯的脑袋,重重的力劈而下。

    这一剑下去,卢奥斯绝对是有死无生。

    领悟到自己命运的卢奥斯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携带着撕裂的空气的斩击便是印入了他的眼帘。

    “锵————!”

    就在卢奥斯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响声蓦然响起。

    那是诺亚手中的镰形剑被挡下所激起的声音。

    挡下镰形剑的却是一把纸扇。

    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纸扇。

    “好了,小子,到此为止吧!”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诺亚的身边,伸出一只手,用手中的纸扇挡下了能够斩杀神灵的镰形剑的白夜叉注视着诺亚,如此说道。

    “再怎么说我也是东区的阶层支配者,秩序的管理者,这个家伙在名义上也姑且是与我同属一个共同体的同伴,在我的面前杀了他,不太好吧?”

    对于白夜叉的话,诺亚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回答,心有余悸的卢奥斯便是恼羞成怒的大叫出声。

    “你还知道你是东区的阶层支配者吗?这个家伙可是明目张胆的准备杀人的!我要求你将他治罪!”

    不得不说,卢奥斯这个二世祖真的是不识抬举。

    白夜叉主动保下了卢奥斯一命,这个家伙却迁怒白夜叉,真是纨绔子弟的最佳典范。

    对此,同样围了过来的逆回十六夜笑吟吟的说道。

    “我记得,先动手的好像是这个二世祖吧?”

    “没错。”久远飞鸟毫不犹豫的说道。

    “诺亚只是自卫而已,又有什么罪呢?”

    “倒不如说,先动手的才应该治罪吧?”春日部耀歪了歪脑袋,说了这么一句。

    “那么,要求治罪的难道应该是我们?”

    “就是这样!”黑兔重重的点头。

    “白夜叉大人,卢奥斯先生对我们共同体的成员动手,我们应该有权要求他道歉吧?”

    “你让我给区区的无名道歉?”卢奥斯肺都气炸了。

    “想都别想!”

    “听到了吗?白夜叉?”诺亚将目光投至白夜叉的身上,似笑非笑的出声。

    “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呢?”

    “放心,这件事我全程都在旁边观看,谁是谁非,我非常清楚。”白夜叉瞥了卢奥斯一眼,冷哼了一声。

    “先动手的确实是perseus的卢奥斯,你们的要求,我接受了。”

    “什…什么?”卢奥斯不敢置信般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你有意见吗?”白夜叉看向了卢奥斯,身上涌起了更胜于诺亚的气魄。

    “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那我也可以召开会议,将perseus的首领今天的所作所为,包括主动动手以后还被自己看不起的对手给收拾成这幅模样的事情,好好的给整个东区的人宣传一下。”

    卢奥斯脸庞痉挛,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真的在主动动手的情况下,被别人以自卫的名义收拾成这幅惨状的事迹在整个东区里传开,那perseus只怕得丢脸丢到家,即使从五位数上退下来,也得接受别人轻藐的目光了。

    可是,让卢奥斯给诺亚道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仿佛看穿了卢奥斯的心中所想一样,诺亚抬起了手中的镰形剑,蓦然说了这么一句。

    “算了,道歉就免了,我就要求将这把恩赐武具作为赔偿好了。”

    “什么?”卢奥斯失声叫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如果珀尔修斯流传下来的恩赐因为卢奥斯的私斗赔偿给了一个no name,那卢奥斯就不止是丢脸而已,甚至有可能被共同体内的成员弹劾了。

    最重要的是,失去了镰形剑这个恩赐,卢奥斯的实力将大大的下降。

    这是卢奥斯无法接受的。

    “怎么?无法接受吗?”

    诺亚转过头,看向了卢奥斯,随即陡然笑了。

    “那么,不如用恩赐游戏来做决定吧?”(未 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