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8 走向了不归路的赌徒

    (十分感谢‘pokémon’、‘阿尔萨雷德’、‘未知◎莫言’、‘源者无敌’、‘雨落灬无尘’、‘宇宙真理之书’、‘小小的人R’、‘幽閉祭月’的打赏!)

    ————恩赐游戏名:运气的考验。【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参赛者一:诺亚?朵勒阿。

    ?参赛者二:卢奥斯?珀尔修斯。

    ?游戏规则:除运气以外的因素不允许出现。

    ?参赛者一胜利条件:十枚金币全部朝向正面。

    ?参赛者二胜利条件:当参赛者一无法达成胜利条件时。

    ?要求:当参赛者以运气以外的因素干扰游戏过程时,直接判定为失败。

    ?宣誓:尊重上述内容,基于荣耀与旗帜与主办者权限之名,举办恩赐游戏。

    ————『thousand eyes』印。

    ……

    确认了契约文件的内容没有任何的问题以后,诺亚与卢奥斯便同时将契约文件交给了白夜叉,并注视向了对方。

    诺亚直接将手中的十枚金币抛给了一旁的黑兔。

    “黑兔,就由你来担任裁判了。”

    “人…人家知道了。”黑兔有些紧张的握着那十枚金币,来到了诺亚与卢奥斯的中间。

    “那么,现在就开始诺亚?朵勒阿与卢奥斯?珀尔修斯之间的恩赐游戏,由黑兔我来担任裁判,两位没有意见吧?”

    诺亚自然是摇头,表示没有意见,连卢奥斯都没有发表意见,同意了黑兔的裁判。

    照理来说,诺亚与黑兔是同伴,让黑兔担当裁判的话,对方很有可能会偏向于诺亚,帮诺亚作弊,获得恩赐游戏的胜利,不应该能够让卢奥斯这么放心才对。

    然而。被称为箱庭贵族的月兔的耳朵和眼睛都是与箱庭的中枢相连接的,能够在恩赐游戏中,令月兔在与意志无关的情况下定出输家,并选出筹码。

    如果黑兔想以个人的私心来强制影响判决的话。那就会直接爆体而亡。

    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会直接整个身体爆开,化为碎R,死得不能再死。

    有鉴于此,卢奥斯才一点都不担心黑兔会私底下偏帮诺亚。

    “那么…”黑兔紧握住了手中的金币。

    “游戏开始!”

    话落。黑兔便是将手中的十枚金币同时往上抛。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下意识的让目光随着上抛的十枚金币移动着,再顺从着自由落体的金币,低下了头。

    “铛啷铛啷铛啷…”

    一阵清脆的响声中,十枚金币均都落在了地面上,一阵滚动。

    没过多久,十枚金币便全部都停下了滚动,静静的躺在了地面上。

    就在这一个瞬间里,在场所有人全部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眼中全是惊愕。

    只因为,那静静的躺在地面上的十枚金币。全部都是朝向正面。

    是的。

    全部。

    换句话说,在小到可怜的概率中,诺亚获得了胜利。

    “不可能!”卢奥斯大叫出声。

    “这种小得可怜的概率怎么可能出现呢?!”

    别说是卢奥斯了,就是其余人都满脸的愕然,并面面相觑而起。

    只有逆回十六夜,眼中闪烁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作为战力派皆头脑派,逆回十六夜当然不相信这种小得可怜的概率真的会仅仅一次就出现。

    可是,诺亚那从容的模样,告诉了逆回十六夜,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让这个小得可怜的概率出现。

    那么。诺亚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自信?

    明明除了运气以外的因素都不允许加入不是吗?

    难道,诺亚真的有自信能够单凭运气来获得这场看上去获胜几率小得可怜的游戏的胜利?

    不。

    不可能。

    没有谁是能够对虚无缥缈的运气保持绝对的自信的。

    诺亚,绝对是用了什么方法进行干涩,并且还不会违反规则。

    “到底是什么方法呢?”

    一下子。逆回十六夜陷入了沉思中了。

    可惜,逆回十六夜再怎么想都不可能想得明白的。

    因为,逆回十六夜并不知道,诺亚拥有着一项源自能力值的技能。

    名为『来自世界的庇护』的技能。

    ……

    『来自世界的庇护』

    ?常驻型技能。

    ?与幸运等同。

    ?跟运气有着直接关系的事件最终都会被导向最为有利的结果。

    ……

    就是这项技能,让诺亚有信心,在单纯的只靠运气的恩赐游戏中获得胜利。

    当然。其实,诺亚也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自信。

    毕竟,源自能力值的这项技能,归根究底的话,应该也算是恩赐的范畴。

    而游戏的规定是不能以运气以外的手段干涉游戏。

    包括使用恩赐。

    所以,诺亚自己也不知道『来自世界的庇护』到底会不会有效。

    只不过,这项技能的本质是世界本身给予诺亚的加护。

    因此,与其说是恩赐,还不如说是世界的偏爱。

    诺亚就是在赌。

    赌赌看世界对自己的偏爱,到底会不会胜过箱庭中枢的判定。

    赌赌看『来自世界的庇护』这项技能,会不会被判定为另外的影响。

    现在,就看箱庭的中枢怎么判定了。

    反正输了的话也不过是归还镰形剑而已,对诺亚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

    只是,这样一来,夺回蕾蒂西亚便会变得有些麻烦了起来,诺亚也无法教训教训这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了。

    是的。

    会想举办这么一场恩赐游戏,就是为了让这个靠着祖先的遗留而成为暴发户与二世祖的纨绔子弟好好尝尝。

    成为败家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于是,诺亚以坦然的态度,向着黑兔求证。

    “黑兔,箱庭的中枢判定我作弊了吗?”

    闻言,黑兔闭上了眼睛,一对长长的耳朵微微抖动了几下,一会以后,睁开眼睛,看向了诺亚。

    那对眼眸中,充满了惊愕与意外。

    不过,黑兔还是如实给出了答案。

    “从箱庭的中枢传达而来的意志认为,诺亚先生在这场游戏中并没有作弊,完全是靠的运气得到的结果,符合游戏条件,游戏结果依旧生效。”

    话音一落,众人看向诺亚的目光便变了。

    变得极为迷惘与错愕了起来。

    真的只是单凭运气便做到了这个结果?

    这怎么可能呢?

    另一边,诺亚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世界对我的偏爱胜过了箱庭中枢的判定了。)

    而卢奥斯却是难以置信的连连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只可惜,不管卢奥斯再怎么不敢相信,结果就是结果。

    “那么,五位数共同体的大少爷,请你履行游戏规则,将报酬给我吧。”诺亚嘴角微微掀起。

    “就是赫尔墨斯的长靴,别想耍赖喔。”

    闻言,卢奥斯的身体微微一颤。

    不但将镰形剑给丢失了,连赫尔墨斯的长靴都要输掉了吗?

    由祖先那里继承而来的两样极具名气的恩赐就这样被一个『no name』所得?

    那以后,『perseus』还怎么在箱庭里立足啊?

    如果是其余的报酬,那输了也就输了。

    可是,长镰与长靴可都是『perseus』的创建者,那个有名的英雄珀尔修斯所留下的代表共同体的传说。

    若是真的在卢奥斯的手中丢失,那卢奥斯将会背负起怎么样的骂名,那是可想而知的。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卢奥斯终于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等…等等!”卢奥斯呐喊出声。

    “我还要赌!我还要跟你赌!”

    听到卢奥斯的话,诺亚笑了。

    那个笑容,简直就像是一切都在朝着诺亚计划的那般发展一样。

    带着这个笑容,诺亚看似好心的询问出声。

    “我倒是无所谓,但这次,你打算用什么作为赌注呢?”

    “我…我用这个!”卢奥斯就像是彻底的变成了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样,拿出了恩赐卡,在恩赐卡的闪光中,取出了一顶头盔。

    “哈迪斯的隐形头盔,我就用这个继续跟你赌!”

    “好!”诺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这个游戏,我接受了!”

    于是乎,一场最没有悬念,且最不可思议,又最滑稽的一面倒的豪赌,在整个被彻底的石化的场地上,悄无声息的展开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