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让落入邪道的同伴回归正途的恩赐?(求月票)

    (祝友友们元宵节快乐!)

    (十分感谢‘幽闭祭月’、‘极度崩坏’、‘畅丶语’、‘那万一要赢了呢’、‘又默默的看着你更新’、‘一骑丿当千’、‘玄元极圣天帝’、‘天空の宣泄’的打赏!)

    第二天,诺亚早早的便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身上已经穿戴整齐。

    洗漱也在蕾蒂西亚的服侍下完成。

    诺亚手中握着由艾斯特化身而成的小剑,带着蕾蒂西亚,从『thousand eyes』为自己准备的房间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店门口。

    在那里,以白夜叉为首,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春日部耀、黑兔与仁等人都已经准备完毕,等待着诺亚的到来。

    “怎么了?小哥?你怎么最后才到啊?”

    逆回十六夜一只手C在口袋里,似笑非笑般的看向了诺亚背后的蕾蒂西亚。

    “我们可没有金发的吸血鬼女仆服侍自己起床都比你先到喔?”

    “只是跟平时一样,正常起床,正常洗漱,即没有故意拖延,也没有故意迟到,时间上不是刚刚好吗?”诺亚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又不是小孩子了,难道听说第二天可以参加热闹的祭典,当天夜里却兴奋得睡不着觉吗?”

    “兴奋得睡不着觉吗?”逆回十六夜咧嘴一笑。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诺亚失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了久远飞鸟。

    在久远飞鸟的肩膀上,尖帽子的精灵依旧存在着,见到诺亚将目光投来,立即是躲进了久远飞鸟的头发后面。

    见状,诺亚眉头一挑,望向了久远飞鸟。

    “看来,这个小精灵已经彻底的缠上你了呢。”

    “真的呢。”久远飞鸟脸上挂着落落大方的笑容。

    “但是,感觉还不错。”

    “飞鸟意外的很讨小孩子喜欢。”春日部耀一脸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

    “将来一定能够当一个好妈妈。”

    “妈?!”久远飞鸟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有些恼羞的看向了春日部耀。

    “春日部同学!你说到哪里去了啊?!”

    “恩?”春日部耀歪了歪脑袋,一副困惑的模样。

    “难道我说错了吗?”

    “没错没错!”逆回十六夜哈哈大笑出声。

    “只是,大小姐对于自己十五岁就当单亲妈妈这件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免疫力啊!”

    久远飞鸟顿时怒视向了逆回十六夜。

    这一如既往吵闹的一幕,让诺亚脸上的失笑变成了哭笑不得。

    “各…各位。先冷静一点啦!”仁连忙安抚道。

    “待会就要到火龙诞生祭举办的压轴恩赐游戏现场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啦!”

    “真是的,我们今天可是有可能得面对魔王的袭击的。”黑兔拉耸着一对长长的兔耳。

    “大家怎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呢?”

    “不是挺好的吗?”蕾蒂西亚微微一笑。

    “面对魔王,与其瞎紧张,还不如轻松一点更能给人安心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准备都已经完毕了。”诺亚淡淡的出声。

    “接下来靠的只是实力,还有一点点的听天由命而已了。”

    “听天由命吗?”逆回十六夜撇嘴一笑。

    “嘛,偶尔来一次也不错。”

    “不错归不错,但我可不希望将这个外门里那么多人的命都交给天来决定。”白夜叉环视向了众人,面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所以,就拜托你们了。”

    诺亚一行人顿时纷纷点下了头。

    就这样,一行人启程,前往了珊朵拉所主持的恩赐游戏的现场。

    ……

    在东区与北区的境界壁上,有一条专门从巨大的岩壁上挖凿出来的通道。

    这条通道,通往着一个游戏会场。

    游戏会场拥有着圆形的轮廓。

    观众席则是沿着轮廓线进行设置。呈现出围住会场的古罗马斗技场的形式。

    而在会场的中央,有着一个高台。

    一身煽情的迷你裙的黑兔手中拿着麦克风样式,作用跟麦克风没有什么两样的恩赐道具,来到了高台的中央,对着被隔成了圆形的观众席露出满脸的笑容。

    “让各位久等了!火龙诞生祭的主要恩赐游戏现在即将开始!主持和裁判都将由『thousand eyes』专属裁判!各位熟悉的在下黑兔来负责为大家服务!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在黑兔轻车熟路的介绍与笑容下,观众席的周围,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夹杂着怪异的吼声,以让会场都因此而震动而起的声频,响彻天际。

    “月兔!月兔真的来了啊————!”

    “我就是专门为了兔子来的————!”

    “请好好表现喔!箱庭贵族————!”

    “顺便也让我们一窥你的裙下风光吧————!”

    惊人的热情随着巨大的欢呼声在整个会场的空间里回荡着。

    黑兔的脸上虽然还带着事务性的笑容,但一对兔耳却瑟瑟发抖了起来。显得有些害怕。

    而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会场的最前方,能从上方观赏战况的火龙诞生祭运营总部的阳台上,在珊多拉的特别安排下。诺亚一行人纷纷都以贵宾般的身份坐在了这里。

    看着那表现出惊人的热情的观众席,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的表情却稍微有些僵硬与鄙夷。

    “……黑兔还真是受欢迎呢…”

    “……虽然我一点都不羡慕…”

    在两个少女以鄙夷般的目光看着那因为黑兔的煽情迷你裙而兴奋到了极点的观众们的时候,逆回十六夜跟白夜叉同样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黑兔的裙下风光,让蕾蒂西亚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主人…”蕾蒂西亚受不了般的叹息着。

    “拥有着上千种神格等级的恩赐的您,有没有哪一种恩赐是能让落入邪道的同伴回归正途的呢?”

    “……就算是我也觉得这个要求实在太强人所难了…”诺亚同样叹着气,看向了舞台中的黑兔。

    “话说。为什么会突然让黑兔担任裁判呢?”

    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是蕾蒂西亚,而是白夜叉。

    “是我正式委托黑兔担任游戏的裁判与主持人的。”白夜叉甚至连手中的望远镜都没有拿下来,津津有味的偷看着舞台上的黑兔,一边看,一边解释道。

    “兔子来到火龙诞生祭上的消息早已经传开,许多人都在期待着黑兔在恩赐游戏中以裁判的身份出场,再加上由身为游戏的判决者的箱庭贵族担认裁判的游戏是加上了保证的游戏,让游戏的规则具备不可侵犯的正当性,不管是不违背观众期待的炒热祭典的气氛,或者是让游戏进行正规化,让黑兔出场做裁判都是有利无害的事情。”

    “是吗?”诺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既然需要让游戏具备正当性,又需要珊朵拉亲自来观战,那这场恩赐游戏确实很大型吧?”

    “算是火龙诞生祭里压轴的恩赐游戏了。”白夜叉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在此之前也有举办选出参加这场恩赐游戏的选手的选拔赛,结果,得到了参赛资格的共同体中甚至有在六位数外门建立根据地的共同体。”

    “六位数的共同体?”诺亚讶异而起。

    “上一层的共同体为什么要来参加下一层的外门举办的游戏呢?”

    “应该是想从阶层支配者手中获得作为奖品的恩赐吧?”蕾蒂西亚开口了。

    “虽然是在最底层举办的游戏,但举办方可是『thousand eyes』与『salamandra』,拿出来的奖品能够吸引到六位数的共同体,那一点都不奇怪。”

    诺亚了然的点下了头。

    就在这时,五感比较敏锐的春日部耀注意到了一丝异样,抬起头,看向了天空,随即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惊呼出声。

    “那是什么?”

    闻言,众人纷纷一怔,抬起头,看向了天空。

    紧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了。

    一张张黑色的羊皮纸宛如从天而降的一片片羽毛一般,乘着风,缓缓的从半空中飘落而下。

    看着那一张张飘落而下的黑色羊皮纸,诺亚紧皱起了眉头。

    “那是…黑色的契约文件?”(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