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4 被故意拖延的回收时间(求月票)

    (十分感谢‘雷响’、‘pokémon’、‘那万一要赢了呢’、‘未知◎莫言’、‘幽閉祭月’、‘winterice’、‘東方万岁’、‘冼妙言’的打赏!)

    “唔…”

    在一声轻吟声中,春日部耀的意识渐渐的开始清醒了过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不。

    说是清醒的话,那也不全是。

    以春日部耀现在这个状态的话,与其说是清醒,还不如说就是勉强保住了意识的程度而已吧?

    全身的体温高得可怕。

    脑袋也因为发烧而变得迟钝了起来。

    眼前的视野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一样,迷迷糊糊间,根本看得不是很清楚。

    感觉身体重到不行,意识也不是很清楚,身体到处是黏黏的不舒服感,显然流了很多的汗。

    在这个极为难受的情况下,春日部耀感觉连起身都变得相当的困难,只能将一只手抬起,搁在了烫得不行的额头上,带着有些困难的呼吸,梦呓般的呢喃。

    “我…怎么了?”

    这样一个随口而出又理所当然的疑问,得到了除了春日部耀以外,在场的另外一个人的回答。

    “你发烧了,突然就倒下了。”

    听到了这个声音,春日部耀先是一怔,紧接着才侧过头,看向了旁边。

    直到这时,春日部耀才发现了自己的现状。

    此时,春日部耀正躺在一张床上。

    而在床边,诺亚正坐在了那里,仿佛贴心的看护一样,用着一把小刀,手法流利的削着一个苹果。

    见状,春日部耀歪了歪脑袋。有些迷惘的开口。

    “诺亚?”

    “幸好你没有一醒过来就问我是谁,不然的话,哪怕是我都会慌掉的吧?”诺亚微微一笑,继续削着手中的苹果,让苹果皮顺着重力,往下延长。

    “感觉怎么样?”

    “很不好。”春日部耀老老实实的回答,一张带着些许稚气的俏脸明明淌满了汗水。还带着不正常的红晕,但却有种平时难以看见的柔弱感,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过,我也已经习惯了躺在床上了,所以,没有什么大事。”

    “习惯了躺在床上?”诺亚手头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紧接着便若无其事般的恢复了过来,漫不经心的开口。

    “也就是说,你经常生病囖?”

    “……不能说是经常生病,而是很长一段时间,身体都带着疾病。”春日部耀沉默了一会,随即缓缓的出声。

    “在我的那个年代都无法治疗的疾病,以前。我一直都生着那种病,经常都只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就连行走都不行。”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春日部耀还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圆形木雕,带满汗水与红晕的俏脸变得更加柔和了起来。

    “后来,有人送给了我这个生命目录,让我获得了朋友们的力量,我才恢复了过来,渐渐的开始正常的生活。”

    “是吗?”诺亚抬起眼帘,望着春日部耀。

    “送你这个生命目录的人。应该就是你的父亲吧?”

    “唉?”春日部耀有些讶异的看向了诺亚。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诺亚有些揶揄般的笑道。

    “毕竟,在你意识不是很清醒的时候,你还喊我做爸爸了呢。”

    “喊…喊你做爸爸?”春日部耀愣在了当场。等到发现了诺亚脸上携带的揶揄的神色以后,一张俏脸变得更加酡红了几分了。

    那是因为难为情才产生的。

    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喊自己的朋友做爸爸。无论是谁,都会感到难为情的。

    为了摆脱这份难为情,春日部耀有些别扭般的转移了话题。

    “我为什么会突然发烧啊?”

    闻言,诺亚脸上的笑容开始收敛了起来,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潜伏在你体内的黑死病发作了。”

    “黑死病?”春日部耀一下子怔然了,下一秒钟甚至还愕然而起。

    “你说,我得了黑死病?”

    诺亚点了点头,让春日部耀糊涂了起来。

    “为什么?”

    春日部耀问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会得黑死病。

    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得了黑死病,那原因只可能是一个。

    那就是能够C纵黑死病的魔王,佩丝特搞的鬼。

    毕竟,在此之前,佩丝特可是堂堂正正的承认了自己在所有的参赛者的体内注入了黑死病的病毒的。

    如果春日部耀得了黑死病,那只可能是佩丝特搞的鬼。

    可是,在重制游戏规则的时候,诺亚明明已经要求对方将黑死病的病毒回收,契约文件里也注明了禁止主办者方向参赛者方注入黑死病病毒了不是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出现黑死病呢?

    就像是看穿了春日部耀内心的疑惑一样,诺亚咂了咂嘴。

    “那个斑点萝莉跟我们玩了一个文字游戏。”

    诺亚取出了那份契约文件,交给春日部耀。

    “你仔细看看这份契约文件。”

    春日部耀乖乖的接过了契约文件,并认真的观看了起来。

    ……

    ————恩赐游戏名:魔王的擂台战。

    ?参赛者一览:3999999外门与4000000外门境界壁舞台区域的所有参加者与主办者的共同体。

    ?参赛者方指定游戏领袖:太阳的运行者,星灵的白夜叉(由于现在无法参战,因此,游戏中断期间禁止接触)。

    ?主办者方胜利条件:成功守住四个擂台中的其中之一。

    ?参赛者方胜利条件:成功夺下全部的四个擂台。

    ?游戏中断时期:三天,游戏重新开始前,双方不得互相侵犯。

    ?主办者方禁止事项一:同一个擂台出现复数守擂者。

    ?主办者方禁止事项二:将黑死病病毒注入参赛者体内。

    ?参赛者方禁止事项一:在游戏中断期间离开游戏区域(舞台区域)。

    ?参赛者方禁止事项二:离开游戏中断期间内的自由行动范围,以火龙诞生祭祭典总部周围五百平方公尺以内为限。

    ?参赛者方禁止事项三:游戏重新开始时,参赛者出现四名以上。

    ?参赛者方禁止事项四:复数参赛者进行同一个擂台的攻略。

    ?双方共同禁止事项一:游戏开始前后,进行攻擂、守擂对象的侦查。

    ?双方共同禁止事项二:游戏开始以后,更改攻擂、守擂的对象。

    ?宣誓:尊重上述内容,基于荣耀、旗帜与主办者权限,举办恩赐游戏。

    ————grimm grimoirehameln印。

    ……

    反复的看了几遍契约文件,没有能够看出问题来的春日部耀狐疑的看向了诺亚。

    “契约文件上有注明禁止主办者方将黑死病病毒注入参赛者的体内啊?”

    “契约文件上确实注明了禁止主办者方将黑死病病毒注入参赛者的体内。”诺亚提醒道。

    “可是,却并没有注明让主办者方将先前注入参赛者体内的黑死病病毒回收,不是吗?”

    被诺亚这么一提醒,春日部耀立即醒觉了。

    没错。

    契约文件上确实没有注明让主办者方将先前注入参赛者体内的黑死病病毒回收。

    换言之,佩丝特先前注入到参赛者体内的黑死病病毒并没有进行回收,只是没有再继续散播黑死病的病毒了而已。

    明白了这一点,春日部耀鼓起了脸颊。

    “我们被骗了吗?”

    “也不算被骗,毕竟我们没有特别要求对方什么时候回收黑死病病毒。”诺亚眯起了眼睛。

    “所以,对方才会钻这个空子,故意拖延回收时间,若是我们之中有哪一位主力在游戏中断期间里因为黑死病而倒下,不能出赛,那对方就赚了不是?”

    “……结果,我就成了那个倒下的人了?”春日部耀有些忧郁了起来了。

    “也就是说,我不能出赛了,对吗?”

    “没办法。”诺亚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春日部耀的脑袋,温柔的出声。

    “这一次,你就好好的休息,把比赛交给我们吧…”

    看着诺亚一脸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脑袋,春日部耀的俏脸又不着痕迹的红了红,却也乖乖的点下了头,选择了听从。(未 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