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6 保证一定可以守住擂台?(求月票)

    (十分感谢‘markzheng’的10000打赏!以及‘星陨落灵’、‘世界的终焉之曲’、‘阿尔萨雷德’、‘深丶蓝啊’、‘醃艾艾’、‘准动漫宅一只’、‘金李贝扎留斯’、‘书友100624071333906’、‘天道总斯’、‘七宗罪★懒惰’、‘墨羽瀶殇’的打赏!)

    在火龙诞生祭上出展的美术工艺品,大部分都置于一个大空D的内部。【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那是一个凿成了隧道,墙壁的两侧挖开一个个的方格,仿佛一个个的展览柜一样,放置着众多工艺品的大空D。

    在这个大空D里,不但有着许许多多造型美丽的灯笼、烛台与彩绘玻璃等等,还有着一些特别制作出来,用于生活方面乃至战斗方面,颇具美术价值的恩赐。

    据说,在这里,还展示有一些有名的修罗神佛从箱庭初创建的时期便持有的超古老的恩赐。

    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的价值上看,那都是最为稀有的级别的存在。

    只不过,如此稀有的恩赐,自然不可能随时随地搁在一个大空D内进行展示。

    因此,在魔王来袭以后,那些恩赐就被『salamandra』给保护了起来,搬出了这个大空D。

    也是因为这样,占据了展览会场深处的大空D,一直乐此不疲的欣赏着那些造型美丽的灯笼、烛台以及彩绘玻璃的拉婷才有些遗憾的出声。

    “真美啊,连这些普普通通的东西都能做得这么漂亮,真想看看那些箱庭创建初期便存在的艺术品,被『salamandra』给搬走实在太可惜了。”

    “你难道还想将这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也给占据吗?”威悉扛着G子般粗大的长笛,无奈出声。

    “别忘了,我们打算掠夺的可不是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而是能够壮大共同体的人才。”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拉婷有些不高兴一样的说道。

    “但是,对美丽的东西产生感动是女人的天性,威悉,你连这都不懂吗?”

    “不巧的是,我对女人的兴趣什么的并不是很感兴趣。”威悉挠了挠头发。

    “有那个功夫,我还不如找那个打了我一拳的小子报仇比较有意义。”

    “什么啊?男人难道就只知道打打杀杀吗?真讨厌啊?”拉婷有如一个爱美的小女生一样,摆出了天真烂漫般的姿态。

    “难道就不能更有追求一点吗?”

    “我说,我们可是恶魔。”威悉叹了一口气。

    “作为恶魔,追求的不就是厮杀吗?”

    “所~以~说~那种老掉牙的恶魔风格人家才不喜欢啦!”拉婷闹别扭般的将目光投向了一旁。

    “master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一身夹杂着黑白斑点的连身裙的佩丝特坐在了一块岩石上,连目光都没有转到拉婷的方向,以缺乏起伏的声音,面无表情的开口。

    “我没有兴趣。”

    “唉~~~”拉婷顿时有些受到打击一样的垂下了脑袋。

    “人家还以为同为女性,master肯定有跟人家一样的见解。”

    “……在那以前,我还有必须做的事情。”佩丝特有些冷淡的出声。

    “没时间注意这些无聊的东西。”

    听到佩丝特的话,威悉与拉婷顿时对视了一眼,均都将目光投至佩丝特的身上了。

    “我说,master。”威悉试探性般的询问。

    “难道,你在担心明天的恩赐游戏吗?”

    这句话,让佩丝特终于是转过头来,注视向了威悉了。

    “你觉得,我会因为区区一个人类就丧**为魔王的自信吗?”

    佩丝特的口吻还是那般平静且冷淡。

    只是,威悉与拉婷却能够敏锐的察觉到,佩丝特的内心充满了不愉快。

    而且,佩丝特的话也暴露了她的内心。

    明明无论是威悉还是拉婷,都没有提及什么人类,只是提到了明天的游戏而已。

    所以,威悉与拉婷都清楚的明白。

    佩丝特口中的人类,到底指的是谁。

    “那个家伙,真的很让人火大。”拉婷柳眉一撅。

    “一副吃定我们的样子,他以为他是谁啊?”

    “……实际上,那个家伙确实不简单。”威悉则是冷静的分析。

    “轻而易举的就破解了我们的游戏不说,还将整个局势的主动权都一下子牵引到了自己的手上,让master做出将游戏大幅度改动的事情来,单单这份对游戏的掌控程度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会动一点脑筋而已吗?”拉婷不服输般的说了这么一句。

    “那么会耍嘴皮子的男人,等到真正上战场,肯定没有什么本事。”

    “最好是这样。”威悉紧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个想法才不现实,不管怎么说,在游戏刚刚开始的时候,那个家伙就跟那个嚣张的小鬼一起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连他们接近过来都没有发现。”

    拉婷一下子哑然了,紧接着又嘴硬了起来。

    “就算我们打不过,有master在的话,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这一次的恩赐游戏中,佩丝特、威悉、拉婷与修特罗姆一行四人分别需要守住一个擂台,任由对方的四名参赛者攻略。

    而即使是威悉、拉婷跟修特罗姆都输了,只要佩丝特还能守住擂台,就算是『grimm grimoirehameln』赢。

    对于『grimm grimoirehameln』来说,在这个游戏里,他们还是占据了有利的条件的。

    “况且,master也没有立刻收回那些散播出去的黑死病病毒,这会,肯定已经有一些免疫力差的人倒下了吧?”拉婷有些坏心眼似的偷笑着。

    “如果那个男人也倒下去的话,那就真是活该了。”

    “只可惜,对方也说了,他不会受到黑死病的影响。”威悉泼下了冷水。

    “你也别嘴硬了,虽然形式看上去是我们比较有利,然而那也是因为我们这边有master这位五位数的魔王存在的关系,除了master以外,你跟我难道都能保证一定可以守住擂台吗?”

    拉婷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消失,陷入了沉默中。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游戏已经脱离了掌控。

    不但游戏的谜题被解开,游戏的内容也被大幅度的改掉,甚至连本来以为只需要封印了白夜叉便没有大不了的敌人都突然冒出了一堆强有力的帮手。

    一开局便将威悉一拳轰飞的逆回十六夜。

    在被老鼠袭击时一直隐藏着什么底牌的久远飞鸟。

    能够使用幻兽的恩赐,还能跟动物对话的春日部耀。

    以及深不可测,在极短的时间内破解了谜题,将一行人的真实身份都给揭穿,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整个游戏的内容的诺亚。

    坦白讲,威悉与拉婷已经不像一开始那般,认为自己可以毫不费力的在这场游戏中获得胜利了。

    明明由魔王利用主办者权限强制别人参加的恩赐游戏对于魔王一方来说有着绝对的优势,可结果却是变成这个样子,谁又能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呢?

    至少,威悉与拉婷都无法做到。

    就在这个时候,佩丝特突然开口。

    “那个叫诺亚的男人由我来打倒。”

    威悉与拉婷同时怔住了。

    “那个,master。”拉婷小心翼翼的出声。

    “游戏是随机选对手的喔,即使那个男人出场,那跟你对上的几率都只有四分之一吧?”

    然而,面对这个说法,佩丝特只是一脸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

    “话是这么说,但我有预感,我的对手一定是那个男人。”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佩丝特又将目光投向了威悉与拉婷。

    “至于你们,如果没有战胜的信心的话,那就由我来给予你们信心吧!”

    话落,佩丝特的身周刮起一阵黑风,整个人都在黑风中消失。

    呼啸着的黑风陡然一个起伏,在威悉的面前闪现。

    从黑风中出现的佩丝特悬浮在了半空中,并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威悉的脑袋上。

    “威悉河的化身,我现在便赋予你神格,让你成为真真正正的魔神!”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