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0 我认为是合情合理的(求月票)

    (十分感谢‘为你疯狂[x]’、‘berrycake’、‘我木有名字’、‘又默默的看着你更新’、‘风铃之缘’、‘墨羽瀶殇’、‘尖嘂’、‘说山有路读为尽’、‘未知◎莫言’、‘终极龙’、‘会漂移的火车’、‘疏楼梦妖’、‘新藤千寻’的打赏!)

    “啾…”

    第二天,诺亚在能够带起这样的允吸声的柔软嘴唇的亲吻之下醒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时至今日,诺亚早已非吴下阿蒙了,少女柔软的嘴唇的触感,他还是能够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好好分辨出来的。

    而且,除了柔软的嘴唇带来的触感以外,诺亚还能闻到一阵好闻的幽香。

    虽然对于能够清楚的连这阵幽香来自谁的身上都能好好的分辨出来这一点感到自我厌恶,但诺亚还是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下一刻,坐在诺亚身上,全身一丝不挂的精灵少女便是印入诺亚的眼帘。

    “主人,终于醒过来了吗?”

    沐浴在朝阳之下,通体都闪耀着光芒一般的白银色及腰长发。

    如牛奶般的白皙,似珍珠似象牙一样的柔软肌肤。

    描绘着纤细的曲线,稚嫩与美丽共存的娇躯。

    带着神秘感,让人不禁感觉到随时有可能会被吸进去一样的眼眸。

    这样的一个精灵少女坐在诺亚的身上,正一脸面无表情的俯视着躺在床上的诺亚,随即便是俯下身,再一次的在诺亚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早上好,主人。”

    “……早上好,艾斯特。”诺亚将强烈的想说些什么的念头给压了下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应该说。果然不愧是艾斯特吗?无论怎么说就是不穿好衣服这点实在让人不敢苟同啊?”

    “并不是没有穿好衣服。”艾斯特以平静到让人觉得是在特意压制的表情,如此说道。

    “我有好好的穿着过膝袜的。”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可爱的精灵少女还轻轻的抬起了一对象牙般光滑又美丽的大腿,仿佛特意展示给诺亚看一样。

    而不得不说,正好躺在那里,被艾斯特给坐着的诺亚伴随着精灵少女这一抬腿,真的是该看的与不该看的全都看了一个遍。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话。诺亚应该多少还是会感到尴尬与慌张的吧?

    只可惜,同样的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多次了,诺亚都没有了吐槽的想法了,只能叹着气的出声。

    “为什么就是没有意识到只穿着过膝袜才是更糟糕的状态呢?”

    闻言,一直面无表情的艾斯特微微一惊,俏脸一下子变得粉红了起来。

    “也…也就是说。主人想让我脱掉过膝袜吗?真…真是h……”

    “……”

    再说一遍。

    同样的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多次了,诺亚都没有了吐槽的想法了。

    当下,诺亚无奈出声。

    “好了,艾斯特,我已经起床了,你先下来,不然我起不来了。”

    “知道了。主人。”艾斯特脸上的害羞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装的一样,将手撑在诺亚的胸膛上,身体则是前倾。

    “那么。主人,早安吻。”

    闻言,诺亚一把按住了艾斯特的脸,半眯起眼睛,没好气的注视着艾斯特。

    “刚刚那个不就是早安吻吗?”

    “不是。”艾斯特理所当然般开口。

    “那个只是复仇用的而已。”

    “复仇?”诺亚顿时一怔。

    “复什么仇啊?”

    “复昨天的仇。”艾斯特注视着诺亚。

    “主人昨天被蕾蒂西亚给吻了,所以,艾斯特也要。”

    “呃…”诺亚一噎。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结果,艾斯特不知道是不是将诺亚的沉默当成了不情愿,一对饱含神秘感的眼眸紧视向了诺亚。

    “主人昨天被蕾蒂西亚给吻了。”

    如此强调着的艾斯特死死的盯着诺亚。

    “所以。艾斯特也要。”

    看着精灵少女那没有任何感情起伏,却隐隐的能够感觉到某种执着的表情。诺亚嘴角微微抽搐,只能硬着头皮的说道。

    “那…那个只是蕾蒂西亚向我表达感谢的方式。”

    “是吗?”艾斯特立即说道。

    “那么,我也要向主人表达感谢。”

    “可你有需要向我表达感谢的事情吗?”诺亚奇怪的说道。

    “蕾蒂西亚是因为我拯救了她才那么做的喔?”

    “那么,我也是一样。”艾斯特以毫不改变声调的起伏的声音,这么说道。

    “我也被主人给拯救了,理所当然也该有这样的权利。”

    这么说的话,那倒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毕竟,作为最高位的精灵,又是最强的剑精灵,艾斯特本身可是有着需要契约对象以生命作为代价才能进行使用的诅咒的。

    换言之,能够成为艾斯特的主人的精灵使,最终,都会死在艾斯特的诅咒之下。

    携带着这样的诅咒与副作用,艾斯特甚至一度将自己封印了起来,拒绝与任何的精灵使进行交流。

    直到,诺亚的出现。

    能够毫无代价,自由使用艾斯特的诺亚,对于艾斯特来说,无疑是最为适合的主人。

    与诺亚缔结了契约,对于艾斯特来说,同样是最好的结果。

    否则,艾斯特将永远都无法自由的与精灵使缔结契约,极有可能永生永世都存活在孤独与悲痛当中。

    因此,称诺亚拯救了这样的艾斯特,那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我是主人的剑,也是主人的契约精灵。”艾斯特直视着诺亚。

    “这种程度的要求,我认为是合情合理的。”

    眼看着艾斯特以一副不容置疑的态度说着这样的话,无话可说的诺亚唯有苦笑出声。

    “我明白了,随你喜欢吧…”

    艾斯特一张稚嫩的俏脸浮现了些许难以察觉的明朗,随即,向着诺亚的方向,凑了过去。

    “请闭上眼睛,主人…”

    望着艾斯特那越来越近的俏脸,诺亚一边感受着少女嘴唇的柔软与舌头的触感,一边心不在焉的想道。

    这到底算什么嘛?

    ……

    十分钟以后,满足了即爱闹别扭又爱吃醋的契约精灵的诺亚才带着白银小剑从房间里出来。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从卧室里出来才对。

    作为东道主的salamandra给诺亚准备的房间是有着三室一厅的小套房。

    这是诺亚要求的。

    主要是考虑到没有必要将蕾蒂西亚与佩丝特都收纳在恩赐卡与戒指里,独自占据一间房间。

    既然条件允许,那让蕾蒂西亚、佩丝特与艾斯特各自拥有一间房间也不失为一件坏事。

    对此,蕾蒂西亚与佩丝特也是颇为同意,不愿意待在冷冰冰的恩赐卡跟戒指里。

    只有艾斯特,不管如何都一定要跟着诺亚,并要求让诺亚随身携带着。

    不过,艾斯特跟蕾蒂西亚与佩丝特不同,不需要进入恩赐卡或者戒指,也能通过自身来化身为武器的形态,被诺亚给携带在身边。

    所以,这样的话,也没差就对了。

    在客厅里,蕾蒂西亚准备好了早餐跟红茶。

    “起来了吗?主人?”

    “虽然是在可爱的契约精灵的恶作剧之下才醒过来的就是了。”诺亚这么说着,却是极为自然的坐在了摆着早餐与红茶的桌子前方,端起红茶,抿了一口。

    “佩丝特还没有回来吗?”

    “还没有。”蕾蒂西亚闭着眼睛,很是自然的说道。

    “不过,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再不回来的话就得以办事不力的说法,再好好的从头教育教育她了。”

    话音刚落,一个气急败坏般的声音便是响起。

    “别动不动就想着教育我!”

    一阵黑风在客厅里陡然卷起,让佩丝特的身影从中出现。

    “我又不是玩具!”

    “啊拉?”蕾蒂西亚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表情,看向了佩丝特。

    “回来了吗?”

    “回来了吗?”诺亚同样看向了佩丝特的方向。

    “也就是说,交代你的事情完成了是吧?”

    佩丝特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却还是将几样物品取了出来,搁在了诺亚面前的桌面上。

    那,赫然便是几把短刀。

    看到这几把短刀,诺亚笑了。(未 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