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6 取走属于你的东西(二更求月票)

    (十分感谢‘真.龙虎王’、‘无风皓天’、‘q永江衣玖q’、‘未知◎莫言’、‘o0泪伤0o’、‘小lai’、‘暗夜无心52’、‘冰·月影’、‘月辰幽夜’的打赏!)

    “噗哧————!”

    利刃D穿身体的声音清晰可闻。【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化作闪光的『歼魔圣剑(demon_slayer)』没有任何悬念的没入了莲的胸口,带着耀眼得能够刺伤人的眼膜的炫目光芒,从莲的背后透体而出。

    难以想象的伤害化作对精神的冲击,让莲的身体猛然一颤,脑袋更是犹如翻江倒海一样,直接被搅得一团乱。

    在这样的冲击下,莲手中的『贯穿真实之剑(vorpal_sword)』缓缓的滑落了下去。

    “铛啷————!”

    清脆的响声中,漆黑的魔剑敲击着地面,直接掉在了那里。

    “咳…?!”莲猛的咳嗽了一声,咳出了一丝丝的鲜血来,让嘴角都沾满了血迹。

    绝剑技的最终奥义,名为『天绝闪冲』的最强反击技造成的伤害之大,竟是在转化为对精神的打击的状况下,让莲的肺部在剧烈的脑震荡中缩紧,挤出了血来了。

    如果可怕的一击,让莲浑身一颤,渐渐的倒在了地面上。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

    莲只能强撑着最后的一丝清醒,竭力的抬起头,望向了前方。

    在那里,诺亚提着白银的圣剑,同样在剧烈的喘息着。

    当然,诺亚并不是累了。

    自从拥有了第三永动机的灵格以后,诺亚连体力都变得无穷无尽,身体根本不会感到累。

    诺亚之所以会这么剧烈的喘息,完全是因为身体的各个角落都在传来疼痛感。

    别忘了,名为绝剑技的剑舞技能虽然妙用无穷,却有着副作用。

    那就是在使用过后,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

    以前,诺亚靠着能力值,愣是将使用绝剑技的负担给无视。

    现在,失去了能力值,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无视绝剑技对身体造成的负担了。

    只不过,不同的绝剑技对身体造成的负担也是不同的。

    像破型之前的绝剑技,诺亚靠着过去数年锻炼来的身体还能毫无顾忌的使用,可若是使用破型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不承担起剑技带来的负担了。

    而绝剑技的终型带来的身体负担更是在破型之上。

    使用了这一绝剑技的奥义,诺亚的身体虽然不到无法动弹的地步,可全身到处都有着疼痛感传来,让他都不由的开始皱眉喘息了。

    看着这样的诺亚,莲艰难的挤出声音。

    “那…那是什么?”

    闻言,诺亚一边喘息,一边低下眼帘,望着趴在自己面前的莲,沉默了一会以后,开口说道。

    “那是绝剑技的最终奥义————『天绝闪冲』。”

    “奥义?”莲难以置信般的说道。

    “绝剑技的奥义不是『烈华螺旋剑舞』吗?”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直到后来,格雷瓦丝才告诉我,绝剑技的奥义并不是『烈华螺旋剑舞』那样的终极破坏性剑技,而是必杀的反击技。”诺亚注视着莲,如此说道。

    “能够将对手的招式的威力完全吸收,再融合自己的力量所形成的最强一击,那才是绝剑技真正的奥义————『天绝闪冲』。”

    “……是吗?”莲无言以对般的苦笑了起来。

    “原来,格雷瓦丝还隐藏着这样的奥义啊?”

    “并不是格雷瓦丝不想教你,而是绝剑技的使用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你应该非常的清楚才对。”诺亚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那只手正在抽搐般的颤抖着。

    “破型的『烈华螺旋剑舞』就已经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了,所以你才一直没有使用出来,更别说是终型的『天绝闪冲』,以三年前的你的身体强度,那根本承受不了那一招,格雷瓦丝才没有打算将它教给你。”

    毕竟,三年前,莲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就算经过教导院与格雷瓦丝的锻炼,一个小孩子的身体强度又能强到哪里去呢?

    再加上女性的身体本来就比男性在先天上弱不少,格雷瓦丝没有将『天绝闪冲』教授给莲,那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连诺亚使用了『天绝闪冲』以后身体都抽搐成这个样子,让莲来使用的话,那可以连命都会丢掉。

    那就是如此危险的招式。

    “拜此所赐,我才能像这样打倒你。”诺亚垂下了抽搐中的手臂,望着莲,说了这么一句。

    “你输了,最强的剑舞姬。”

    全场,蓦然一静。

    莲沉默了。

    半响以后,莲闭上了眼睛。

    “你说的没错,我输了。”莲以静谧的表情,如此说道。

    “你随时都可以取走属于你的东西。”

    听到莲的话,诺亚转移目光,看向了莲的心脏部位。

    在那里,只有诺亚才能看到一片犹如幻影一样,悬浮在莲的心脏里的羽毛碎片。

    就是靠着那一片羽毛碎片,莲才能得到理论上人类根本无法拥有的力量,并完美的控制住它。

    若是诺亚将那片羽毛碎片给取走,莲的身体一定会在瞬间里被暗之精灵王的力量给吞噬,化为怨念的团块的吧?

    明知道这一点,莲的俏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解脱。

    因为,这样一来,莲能做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从出生开始,莲就因为那羽毛碎片的存在而被改变了整个人生,至今为止都在无法挣脱的宿命里存活着。

    因为『世界碎片』的存在,莲被本来应该寄宿在人类男性身上的暗之精灵王给选中,成为了历史上第一名女性的魔王。

    从那个时候开始,莲的命运便被改变。

    因为暗之精灵王的力量,莲被父母抛弃。

    因为暗之精灵王的力量,莲被教导院训练成道具。

    同样因为暗之精灵王的力量,莲被迫成为魔王,可能会与五大精灵王为敌,甚至会成为一场堪比远古的精灵战争的纷争的中心。

    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这样而受苦受罪。

    莲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

    所以,在诺亚出现以后,莲才会对诺亚表现出强烈的执着。

    曾经,莲这么跟诺亚说过。

    “既然擅自寄宿在我的身体里,又擅自改变了我的人生与命运,那么,想离开的话,那再怎么样也得看我同意不同意。”

    这就是莲想表达的意志。

    既然人生的一开始就被注定,那结果如何,必须由自己来决定。

    在无法改变的命运面前,莲选择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那就是拼尽全力的证明自己。

    想到这里,诺亚看着静谧般的闭上眼睛的莲,张了张嘴。

    然而,就在诺亚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漆黑的闪电猛然划破空间,往诺亚的方向暴S而去。

    诺亚几乎是条件反S的举起手臂,强行驱使着依旧还在疼痛中的身体,蓦然挥剑。

    “嘭————!”

    漆黑的闪电顿时被白银的圣剑给击爆,如火花般爆开,化作一道道漆黑的电流,散落向了周围。

    突如其来的动静让莲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钟,一道身影便是夹杂着一片乌黑的羽毛,出现在了莲的面前。

    “我不会让你碰莲一下的。”蕾斯蒂亚张开手,挡在莲的面前,黄昏般的一对眼眸紧紧地盯着对面的诺亚,内里涌现决然之意。

    “除非你杀了我。”

    “蕾斯蒂亚?”莲吃惊而起。

    “你…”

    “你别说话。”蕾斯蒂亚没有回过头,脸上挂着一个只有诺亚才能看到的悲伤表情。

    “如果你是想叫我让开,那就别说话,说了我也不会听的。”

    “蕾斯蒂亚…”莲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动摇,表情变得极其复杂。

    没有看到莲的表现的蕾斯蒂亚注视着诺亚,一只手指向了他,白皙的手臂上闪起漆黑的电芒。

    “我知道,没有莲的话,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蕾斯蒂亚直视着诺亚。

    “但是,你如果想对莲出手的话,那就先消灭我吧。”

    蕾斯蒂亚全身都开始闪起漆黑的电芒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