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8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我?

    (十分感谢‘白菜你是谁’、‘Q永江衣玖Q’的打赏!)

    东京1区,国际大酒店。【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在酒店的其中一间房间里,木更站在了窗边,看着下面那来人来往的街道,如人偶般精致的俏脸上明明没有携带任何的表情,却给人一种很悲伤的感觉。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木更的身上,让少女的身上蒙上一层金碧辉煌般的光纱。

    少女对此却毫无察觉,只是一直望着窗外的风景,连眼神都有些涣散,仿佛失去了魂魄一般。

    自从回到酒店里以后,木更便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保持这个样子,至少也得有四、五个小时了。

    在这个过程中,木更没有动弹过哪怕一下,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过一下,就像是整个人都不在这里了,只剩下一具躯壳一样。

    而显然,少女这个样子还会继续保持下去。

    如果没有被人打断的话。

    某一刻里,一只手突然从木更的身后伸了出来,将一罐冷饮贴在了木更的脸上。

    “啊…”木更惊呼了一声,终于是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背后。

    在那里,一个很熟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对着木更笑着。

    “诺亚?”木更惊讶出声。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来看看你呗。”诺亚将手中的冷饮抛向了木更。

    “只不过,不管我怎么敲门,你就是没有回应,我就干脆自己进来了。”

    闻言,木更一边接过冷饮,一边有些无语。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有锁门的吧?

    也就是说,诺亚将锁给撬了吗?

    “能不能别什么都往暴力的方面想啊?”诺亚就像是看穿木更心中的想法一样,翻了一个白眼。

    “我像是会撬锁的人吗?”

    至今为止,诺亚还从来没有撬过锁。

    因为,对于诺亚来说,与其麻麻烦烦的去撬锁,还不如一脚过去来得有用。

    当然,如果发出了那种程度的动静,那木更就算再呆都应该发现了才对,不会直到诺亚进来,甚至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都毫无察觉。

    因此,木更有些疑惑的出声。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当然是直接让人开锁了。”诺亚理所当然般的说道。

    “这里是酒店,又不是你的个人房间,找个服务员去拿备用钥匙不就行了?”

    如此简单的理由,让木更直接目瞪口呆了起来。

    “好了,别这样看着我。”诺亚失笑道。

    “我可是带了伴手礼的。”

    这么说着,诺亚提起了手中的一个袋子。

    “刚刚跟缇娜、延珠和夏世上街去玩了一会,买了一些汉堡。”诺亚晃悠着手中的袋子。

    “你应该饿了吧?”

    “汉堡?”木更眨了眨眼睛,随即说道。

    “不,我不饿…”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木更的身上便是传出了「咕噜」一声响亮的声音。

    诺亚嘴角抽搐而起了。

    木更一张俏脸变得通红。

    “是吗?”诺亚瞥了一眼木更那发出声音的肚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既然你不饿,那就算了,我自己吃了。”

    说完,诺亚便是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汉堡。

    然而,那个汉堡,刚刚从袋子里取出来,立即便是伴随着「唰」的一声声响,消失得无影无踪。

    诺亚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表情颇为无语。

    而在诺亚的面前,木更恢复了一开始的状态,靠在窗边,看着外面,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一开始那种悲伤的感觉是完全没有了。

    毕竟,鼓着腮帮子啃着汉堡的少女,就算再怎么看都不可能有什么悲伤的气氛。

    诺亚险些就被如此强大的少女给打败。

    没好气的摇了摇头以后,诺亚同样来到了窗边,靠着墙,与木更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如同闲聊一般,说了这么一句。

    “刚刚在想什么?”

    “……”木更默默的吞下嘴中的汉堡,一边继续小口小口的吃着,一边幽幽的出声。

    “你跟里见君早就知道紫恒先生是『五翔会』的最高干部之一了吧?”

    “……算不得早。”诺亚苦笑道。

    “我也是在自卫队军营的那件事发生的那一天才知道,莲太郎是根据我的只言片语,自己猜到的。”

    “可那天,就是你第一次见到紫恒先生的时候吧?”木更质问道。

    “那不就相当于你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但我也仅仅只是猜测啊。”诺亚看向木更。

    “并没有直接肯定紫恒仙一就是『五翔会』的最高干部。”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木更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

    “一定是里见君让你别告诉我的吧?”

    “我自己也不是很想告诉你。”诺亚叹息出声。

    “就是怕你胡思乱想。”

    再怎么说,紫恒仙一之所以能够将诺亚引出去,就是利用了木更。

    在国际会议开始之前,木更拜托了紫恒仙一去监视齐武宗玄,给了紫恒仙一一个将诺亚引过去的机会。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紫恒仙一就不会透过木更的口,在咖啡厅里与诺亚见面,并引诺亚入套。

    所以,严格算起来的话,木更还算是帮了紫恒仙一一把。

    “我可不想让你以为你差点害死了我。”诺亚望向了木更。

    “这个想法,应该不算是杞人忧天吧?”

    木更哑口无言了。

    一会以后,木更的表情变得有些忧郁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紫恒先生是『五翔会』的人了。”木更低声开口。

    “自从我离开东京地区,转移户籍到妖精乡里以后,紫恒先生并不常跟我联络,直到一年前,妖精乡的存在彻底的曝光,紫恒先生才重新跟我联络,而且联络得还很频繁。”

    “一开始,我只是以为紫恒先生因为不知道我的去向,认为我有可能在执行什么任务,所以才没联络我,毕竟,我也是一名民警。”木更咬住了嘴唇。

    “现在仔细想想,紫恒先生之所以没有再联络我,只是因为天童家已经被铲除,他已经不需要利用我对付天童家了,干脆就放弃了我,里见君大概也是一样。”

    “而在妖精乡曝光以后,紫恒先生知道了我是妖精乡的代理会长,便重新跟我取得联络,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认识到了妖精乡的威胁,想从我这里套取情报,并重新利用我吧?”木更自嘲般的说道。

    “紫恒先生甚至曾经拜托我让他在妖精乡里开一个公司,专门运输錵金属,提供给我们妖精乡使用。”

    “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采用了你留下来的制度,为了孩子们,不能轻易让那些排斥受诅之子的人进驻,以此为理由,拒绝了紫恒先生的请求。”木更有些悔恨的样子。

    “现在想想,若是那个时候我因为交情而给紫恒先生开后门,让他在妖精乡里开了一个公司的话,那这个公司一定会成为『五翔会』渗透进妖精乡的渠道吧?”

    “可是,你并没有这么做。”诺亚直视向了木更。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任何自责的必要。”

    “我只是在想,这一年里,我们公会的那些被『五翔会』的人给杀害的民警,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我的错呢?”木更的情绪似乎开始激动了起来。

    “必须出国执行的任务,内容只有公会的高层才知道,别人根本不知道,可『五翔会』却能够针对这些出国执行任务的民警,会不会就是我将他们的行踪无意间暴露给了紫恒先生!”

    “所以,我一直在这里拼命的想,想我这一年里到底在电话中跟紫恒先生说了多少妖精乡和公会的情报。”木更的声音开始带上了些许泣音。

    “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因为这一年里,我跟紫恒先生通话的次数很多,说过的话更是数不胜数,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情报给泄露了。”

    这就是木更一直发呆的原因。

    这一年的时间里,木更确实跟紫恒仙一联络过很多次。

    既然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紫恒仙一套了一些情报过去,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神级英雄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