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 可千万别被宰了啊!(求月票)

    (十分感谢‘幽闭祭月’、‘雷响’、‘巫马此间’的打赏!)

    在凯尔特神话中,着名的太阳神,鲁格?麦克?埃索伦有一个与人类混血,半人半神的儿子。【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其原名为瑟坦特,是一个易怒且暴躁的战士,在凯尔特神话的阿尔斯特传说的部分中,有不少关于其和族人们嗜血与纵酒的描写,甚至,还进行过不计其数的大屠杀。

    当然,这位半人半神的太阳神的儿子也是一名相当骁勇善战的大英雄、大骑士。

    在其七岁的时候,他便将一条猛犬给击杀,并为了补偿这次过激行为带来的损失,宣誓暂时担任这条猛犬的主人家的看门犬。

    此后,在这位半人半神的大英雄、大骑士闻名天下时,人们便称他为『库林之猛犬』,并从此以『库?丘林』为名,被世人所得知。

    传说,这位半人半神的大英雄、大骑士有着一把受到诅咒的魔枪。

    那是一把一旦刺出,那就一定会命中敌人的心脏的魔枪。

    其名为————『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

    其能力具体表现为对因果的倒转,以「命中心脏」这个条件作为前提,先是决定了「命中心脏」这个结果,紧接着才以挥舞长枪攻击作为原因,从而发动攻击。

    因为「命中心脏」这个结果已经被注定,所以,一旦『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发动,并对着敌方挥舞而去,那么,一般的防御与回避都是没有意义的。

    不管怎么样,『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都一定会命中对手的心脏。

    这,就是这把魔枪被称为诅咒的魔枪的原因,也是直接倒转因果,先决定「果」,再引出「因」的必杀之枪。

    想让这样的一把枪无效化,那除非是运气好到能够改变命运,否则,那是绝对逃不出心脏被D穿的诅咒的。

    万幸的是,rider的幸运值是最高等级的a级别。

    而且,还是能够在瞬间翻倍,提升到原本幸运的两倍的a+级。

    再加上诺亚具备有过人的感应能力,在察觉不对劲的瞬间里立即向rider发出提醒,让rider做出闪避,结果,这把必中心脏,一击必死的『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便连一丁点的伤害都没有带来,直接失效了。

    那么,拥有『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这把传说中的魔枪,lancer的身份已经毋庸置疑。

    “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

    望着还在惊诧中的lancer,诺亚讶异出声。

    “lancer,你就是库?丘林吗?”

    闻言,lancer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啧了啧嘴。

    “果然,使出了这一招以后就没有办法隐藏身份了,太出名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耍了一个枪花,让手中的鲜红长枪在空间中晃过几圈红轮以后,lancer转身,将毫无防备的后背让给了诺亚和rider了。

    “看来,今天真的只能到这里了,原本只不过是被派来侦查一下情况的,结果却愣是动了真格,还没有办法将对方打倒,『圣杯战争』果然有趣,我越来越期待跟剩下的那几位过过招了。”

    说完,lancer转过头来,望向了rider。

    “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英雄,但你的心脏就暂时寄放在你自己那里,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回来取的。”

    然后,lancer又是看向了诺亚,脸上勾起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刚刚看出了我的『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的名堂的master,现代的人类中也有像你这么优秀的存在真是让人激动,在我再来找你们之前,可千万别被宰了啊!”

    留下这些话语,lancer一个跃身,似一头敏捷又灵活的灵猴一样,跃上了高高的大树的树冠,紧接着几个跃身,消失在了月夜下。

    rider似乎想要追击,却被诺亚给阻止了。

    “算了,rider。”望着lancer逐渐远去的方向,诺亚眯起了眼睛。

    “那个家伙还没有拿出全部的手段,现在追上去的话多多少少有点危险,既然对方都已经没有战意了,再追上去,也是打不起来的。”

    听到了诺亚的话,rider才渐渐的将自己的身体给放松,重新回到了诺亚的身边,低声开口。

    “master,lancer的行为似乎有些反常。”

    rider正好说出了诺亚的心声。

    突然出现,又自顾自的向诺亚这边发动攻击,与rider战得越是白热化,战意便越是减小,最后虽然拿出了『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这张要命的王牌,可在拿出了王牌以后却也直接失去了战意,转头便是走人。

    明明lancer还留有余力,而且也没有受到什么伤,魔力似乎也还非常充足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无法战斗的迹象不是吗?

    这样突如其来的发动攻击,又自顾自的走人,简直就像是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战斗一样。

    “那与其说是来战斗的,不如说只是来试探的而已吧?”诺亚皱起了眉头。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是的。

    最关键的问题。

    从始至终,lancer的master便连一点的踪影都没有看到。

    以诺亚的感应能力的笼罩范围,将周围这一带都给列入侦查中,那是一点都不难的。

    而即使是这样都没有发现lancer的master的行踪,那么,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对方根本没有跟着lancer一起过来。

    这就更让诺亚确定了lancer不是来战斗的了。

    如果是真的决定要战斗,分出个胜负的话,master是不可能不到场的。

    “不管怎么样,lancer的战斗力至少多多少少弄明白了,我也大概清楚了servanr的强度了。”诺亚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还好,这个强度还能应付过来…”

    在诺亚看来,rider与lancer的战斗力都跟s级魔导士差不多。

    诺亚曾经在不凭借任何的魔术、魔法的情况下,只用近身战斗便*平了身为s级魔导士的艾露莎。

    那个时候的艾露莎也没有拿出全力,大概就是七成左右的实力。

    如果魔力炮能对servant起作用的话,那一般的servant便不可能是诺亚的对手了。

    只可惜,servant一般都有对魔力这个技能。

    lancer的对魔力才c级别,便已经能够免疫二节以下的咏唱引起的魔术,那诺亚单纯的魔力炮攻击根本无法起作用。

    在这里就必须提一下了,魔术的咏唱有着一工程与一小节的区别。

    一工程,那即是指手指、响齿等,以一个动作便能够形成的咏唱。

    这是最短的咏唱,能够在一瞬间里发动魔术,所需时间在一秒以下。

    而一小节则是使用咒文、发音的咏唱。

    即使说得多快,最短也得花上一秒的时间。

    将两个小节并列就是二小节,三个小节并列就是三小节,这样子咏唱会接连变长。

    当然,每加一个小节,时间也会延长约一秒。

    lancer的对魔力能够无效化二小节以下的咏唱引起的魔术,即需要两秒钟左右的时间才能发动的魔术。

    诺亚的魔力炮只是单纯进行加工,将魔力给放S出去而已,那只需要一工程的咏唱,还没到小节的程度。

    所以,魔力炮是没有办法对lancer起作用的。

    这样一来,诺亚只能使用『强化魔术』,可那也能全面超过s级魔导士了。

    也就是说,即使是不靠servant,诺亚一个人也足以对付像lancer这样能力值较高的servant。

    至于『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的三大魔法,准备时间太长,还是当成底牌比较好。(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神级英雄琥珀之剑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