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只为制造出那一刹那的破绽(求月票)

    (十分感谢‘大明帝王’的1000打赏!以及‘pokémon’、‘灵亲之声’、‘雷响’的打赏!)

    “嘭————!”

    又是一次狂暴的对轰,激起让人心脏猛缩的闷响,带起阵阵风浪,吹向四方。【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在那狰狞斧剑的狂攻下,即使有着『灭却一击』的技巧,让诺亚像是戴着一个坚固的拳套一样,不至于被那斧剑给劈得皮开R绽。

    可是,从那型号巨大的斧剑上,随着一下一下的对轰,等级在a+级别的筋力带来的恐怖力道还是传递到诺亚的身上,让诺亚感觉自己就像在击打一面钢铁铸成的墙壁一样,被反震得频频后退。

    “砰————!”

    被震退时踩在地面上的脚直接是将地面都给踩得爆开,像是有一枚小型的炸弹从中一爆而开一样,爆出一个小小的坑D,坑D的周围还蔓延着一道道的裂缝,有如蜘蛛网。

    即使是这样,诺亚依旧还是强忍着两只拳头上传来的阵阵麻木的感觉和那恐怖的力道,与berserker对轰着。

    在别人看来,诺亚与berserker在进行着的是如野人一样撼动人心的硬碰硬。

    但是,只有诺亚才知道,berserker并不是只会一味的挥剑,靠着蛮力在压倒对手而已。

    至少,在诺亚的眼中,berserker那巨大的狰狞斧剑简直就像是一个从四面八方挥舞而来的风轮,每一次的挥动,都是遵循着最玄奥、最短小以及最难以防御的轨道袭来的。

    这般技巧,一个彻彻底底的陷入疯狂的人是不可能会使用出来的。

    即是说,哪怕自身已经被狂化了,作为希腊神话中的大英雄,这位大力神生平的剑技还是雕刻在了他的身体上,有如他的本能一样,就算疯狂了,一样还是能够施展出来。

    所以,诺亚面对的不只是一个蛮力惊人的巨人,还是一个剑技高超的英雄。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跟得上berserker的剑击,还准确的与berserker的每一剑都轰击在一起,已经是足以说明诺亚的战斗技巧的不俗。

    可惜,诺亚还是占据了下风。

    即使有着『强化魔术』的补强和『灭却一击』的技巧,诺亚的筋力依旧比不上a+级别的berserker。

    而论战斗技巧的话,作为希腊神话中完成了十二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大英雄,其生平的所学也自然比诺亚那勤练了不到二十年的战斗技巧高上一筹。

    力量比不上。

    技巧也比不上。

    诺亚又如何能够不落下风呢?

    诺亚唯一占据优势的只有一点。

    那就是,诺亚是冷静的,是理智的。

    而berserker却是陷入了狂化的状态中。

    所以,诺亚在等。

    在等着berserker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嘭——嘭——嘭——嘭——!”

    在这样的情况下,暴戾的狰狞斧剑和覆盖着漩涡气流的拳头依旧在对轰着,震起一阵阵猛烈的风浪和劲风,吹得周围那散落满地的树叶都似被席卷一样的来回飞舞,弥漫整个树林。

    时间一长,震撼中的远坂凛和伊莉雅也终于是恢复了过来,也看出了诺亚和berserker到底谁更具优势了。

    “没用的。”伊莉雅的眼中已经只剩下诺亚一个人了,紧紧的望着与berserker交锋中的诺亚。

    “我的berserker是最强的,谁也没有办法打倒他。”

    “这可不妙啊。”远坂凛的面色也变得Y晴不定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那个家伙一定会先支撑不住的。”

    就在远坂凛的心中产生这样一个想法时,在远坂凛的心中,一个带着些许虚弱的声音响起。

    “凛,你还好吧?”

    “archer?”远坂凛一怔,随即一喜。

    “笨蛋,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

    “我还好,就是正面吃下了berserker的一击,现在连脑袋都是眩晕的,估计短时间里站不起来了。”archer强行振作起精神,对着远坂凛说了这么一句。

    “所以,凛,你必须出手才行了。”

    “我?”远坂凛愣在了那里。

    “你也看出来了,那个男人虽然能够跟那个大英雄匹敌,但终究还是占据了下风,再加上本身还只是一个人类,一进入消耗战的话,魔力先不说,体力总有耗尽的时候,而servant却是能够将魔力都转化为行动力的存在,只要魔力充足,体力也会永远没有止境,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个男人很有可能会先一步被耗尽力气。”archer冷静的进行起了分析。

    “而且,那个男人似乎正在等berserker露出破绽,但berserker的真身可是那个希腊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即使被狂化了,铭刻在身体上的技巧和本能还是很惊人的,要等到他露出破绽,很有可能是下一秒,也很有可能会等到那个男人的体力都耗尽都没法等到,所以,你们必须帮那个男人一把才行。”

    远坂凛顿时抬起头,再一次的望向那进行着狂暴的对轰的一大一小两个人,眼神闪烁。

    不管是远坂凛还是archer都不知道。

    其实,诺亚有着自创的『呼吸法』,体力虽然不能说是永无止境,但持续耗下去的话,耗到明天早上都没有问题。

    所以,诺亚才会选择等,不然绝对不会在明知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还选择这种打法的。

    不知道这件事情的archer却也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放心,你尽管出手,抓紧一瞬间的机会的话,你一定能够给那个男人制造破绽的。”archer的声音在远坂凛的心中回荡。

    “你别忘了,在场可是还有一个servant从刚刚开始便消失不见了的。”

    被archer这么一提醒,远坂凛心中也是一震,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我明白了,archer,时机就由你把握。”

    “我明白了。”archer说了这么一句,旋即便没有了声音。

    而在这个瞬间里,战场中的形式终于改变。

    就在诺亚与berserker以最狂暴的形式,似两台不断碰撞在一起的战车一样频频对轰的某一刻。

    “咻————!”

    berserker的背后,一把连接着锁链的尖锐短剑似一根破空而出的箭矢一样,划破长空,带着刺耳的爆鸣声,切开空气,S向了berserker那厚大的背脊。

    “吼————!”

    正准备再度挥出一剑的berserker本能的一滞手中狰狞斧剑,暴怒般咆哮了一声,豁然转身,对着那暴S而来的锁链短剑,狠狠的挥出一击。

    “铛————!”

    一声金铁交击一样的响声回荡在了树林间。

    携带着怪力技能的锁链短剑被berserker一剑劈飞,回到了站在远处一棵树顶的rider的手中。

    与此同时,使用千里眼与心眼的技能一直在观察着现场的archer的声音也从远坂凛的心中响起。

    “凛!”

    远坂凛面色一凝。

    其手中,从刚刚为止便一直握着的几块宝石被其重重的投掷而出,飞向了berserker的头顶。

    “嘭————!”

    那几块宝石一爆而开,化作一阵浓光,笼罩住了berserker的全身。

    旋即,berserker有如被一座重山给压住了一样,整个身体骤然一沉,连手中的斧剑都垂了下去了。

    诺亚猛的抬起头,深邃的眼眸中掠过慑人的神采。

    “就是现在!”

    蔓延在诺亚全身的魔力纹路猛的一个收缩,竟是全部都汇聚在了诺亚的其中一只手上,浓郁的魔力也在诺亚的手掌上暴涌而起。

    刹那间,闪烁着魔力纹路的光芒的手,径直的刺向了berserker的心脏。

    “噗嗤————!”

    鲜血,洒向天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神级英雄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