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 三个方法,三个方案(求月票)

    (十分感谢‘ktazc’的10000打赏!以及‘幽閉祭月’、‘灵亲之声’、‘云空界’、‘白月op’、‘无风皓天’、‘雷响’的打赏!)

    在冬木市的一个高坡上,一座跟洋馆的规模不相上下的豪宅坐落在这里,周围的墙壁的部分爬满了蔓藤,看上去似乎已经有些岁月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在这样的一座洋馆里,目前,只居住了一个人。

    相比较其规模来说,居住在这里的人确实少得可怜,都少到了用奢侈来形容的话都嫌有些不足的地步了。

    这座洋馆,便是远坂家的宅邸,即远坂凛的家。

    冬木市灵脉的管理者,就在这里定居着。

    此时,天已经是完全黑了下来了。

    在洋馆的内部,二楼的大厅里,诺亚在那有着西洋风格的辽阔大厅内走了一圈,最后来到了一张桌子的面前,目光也投向了上面。

    那里,有着一张用相框装饰起来,摆在上面的照片。

    照片上呈现出来的貌似是一张全家福。

    一个看上去很俊雅的男子。

    一个看上去很贤淑的女子。

    以及,一个看上去很幸福的小少女。

    这样的三个人组成了诺亚眼前的这张全家福,将远坂家的整个家庭成员的构成都呈现在了诺亚的面前。

    诺亚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个小少女,就是小时候的远坂凛。

    那么,旁边那一男一女应该就是远坂凛的父母吧?

    只是,这样的父母,诺亚在进入到远坂家的家门以后愣是没有看到半个身影。

    显然,远坂凛的父母并不在这里。

    那远坂凛的父母去哪了?

    这个问题,诺亚没有询问。

    理由很简单。

    作为一个魔术家系,远坂凛的父母想必也都是魔术界的相关人员。

    既然身处于这个遍地都是疯子的世界里,包括本身的价值观都有可能跟疯子没有什么两样的情况下,远坂凛的父母不在家里的原因,诺亚能够想到的其中一个可能性,就是已经身亡。

    这样的话,还有什么询问的必要呢?

    这时,远坂凛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

    “抱歉,家里只有红茶了,你好像喜欢喝咖啡吧?”

    “没事,红茶也可以。”诺亚转过身来,来到了沙发的面前,直接坐下。

    “我身边的友人也有喜欢喝红茶的,我自然不会讨厌。”

    曾经的久远寺宅邸里,有非常的喜欢喝红茶的有珠在。

    那个时候,诺亚也是几乎天天喝红茶,要不是后来青子出于恶劣的目的将诺亚给成功的过渡为咖啡党的话,诺亚现在都还在喝红茶。

    而莉莉丝则是非常的喜欢喝牛奶茶,艾丽卡则喜欢喝卡布诺奇,爱丽丝则也是红茶党,连莉雅丝等人一般情况下都是红茶为主的,诺亚喝着喝着也习惯了。

    “是吗?”远坂凛将手中的红茶杯搁在诺亚的面前,旋即对着周围没人的地方出声。

    “archer跟rider的话应该就不用了吗?”

    话音一落,archer与rider便分别在远坂凛和诺亚的背后解除灵体化,出现在了空气中。

    rider的话倒是跟以往一样沉默寡言,只是站在诺亚的背后,如忠实的护卫一样,纹丝不动着。

    archer则是微微瞥了一眼桌面上的那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抱起胳膊,闭起眼睛。

    “话是这么说,但你明明就只准备了一杯红茶,根本没有预备我们的份,凛。”

    “恩?”远坂凛歪了歪脑袋。

    “也就是说,你们想要了?”

    “不,虽然不打算喝…”archer叹息出声。

    “但你这是诚意的问题吧?”

    “不要在意,不要在意。”远坂凛漫不经心的连连挥手,很快便是将rider和archer都抛之脑后,认真的看向了诺亚。

    “然后,你说你有办法对付berserker,具体的方案是什么呢?”

    周围的氛围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

    看着远坂凛那认真的模样,诺亚端起红茶的杯子,微微抿了一口以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方法有三个,分别是最简单的方法、最愚蠢的方法和最靠谱但却并不确定能否成功的方法。”

    “对付那样的怪物,你居然还能想出这么多的方案,我也是小看你了。”远坂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振作起来。

    “那么,先说说最简单的方法吧。”

    “最简单的方法,其实,也可以说是最不实际的方法,就是直接将berserker的master,也就是伊莉雅斯菲尔给解决。”诺亚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

    “众所周知,servant能够在这个世界里维持形态,靠的是master的魔力,只要失去了作为凭依的master,那即使是再强的servant都只能饮恨,而berserker又没有单独行动的技能,所以,与其去对付berserker,还不如对付伊莉雅斯菲尔来得实在。”

    “但你也说了,那是最不实际的方法不是吗?”远坂凛似乎明白了诺亚的意思,叹气了。

    “除非我们能够在对上伊莉雅斯菲尔的时候便立即发动袭击,在第一击就直接将伊莉雅斯菲尔给解决掉,要不然,我们是不可能避开berserker而将伊莉雅斯菲尔给拿下的。”

    所以,那才是最简单又最不实际的方法,也是所有的master与servant都知道的。

    毕竟,每一个master的身上都有『令咒』的存在。

    如果选择使用这个方法的话,那除非能够直接在第一击里就解决掉伊莉雅斯菲尔。

    不然,反应过来的伊莉雅斯菲尔完全可以凭借一个『令咒』将berserker召唤回自己的身边。

    这,也是诺亚没有直接对伊莉雅出手,而是选择迎战berserker的理由。

    再说,berserker本来就是本能强于理智的存在。

    一旦对伊莉雅出手的话,那个怪物还不知道会受什么刺激呢。

    因此,这个方法是最简单的,也是最不实际的。

    “而最愚蠢的方法,就是慢慢的磨掉berserker的宝具的复活次数。”诺亚摊了摊手。

    “如果我们这边有压倒性的力量的话,那所谓的不死之身根本不是多么难以对付的存在,我们完全可以慢慢磨掉berserker,甚至直接一次性带走他几条命都有可能。”

    就像『恶魔高校』世界里的菲尼克斯一样。

    同样拥有不死之身的瑞赛尔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

    “可惜,我们这边虽然合作了,但要说压倒性的话,目前同样没有这个条件吧?”远坂凛皱起了眉头。

    “还是,你的rider有什么决定性的宝具可以达成这一目的啊?”

    “确实有,但即使使用了,带走berserker几条命或许没问题,可想直接消灭berserker,那实在有些不理想。”诺亚摇了摇头。

    “说实话,能够一波带走berserker十二条命的宝具,是不是真的存在我都不确定呢。”

    “也就是说,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你口中那个最靠谱却也无法确定能不能成功的办法了吧?”远坂凛的语气稍显沉重。

    “那是什么方法啊?”

    “其实,不死之身这种东西,我也曾经遇上过不少次。”诺亚用手撑着自己的脸,手肘靠在扶手上,眼眸微微闪烁。

    “无论是哪一个不死之身,最根本的弱点就是精神。”

    “精神?”远坂凛微微一怔,紧接着也反应了过来,眼前一亮。

    “你的意思是,berserker的身体或许能够复活,但精神的话是没有办法复活的?”

    “我有一个方法,能够直接摧毁对手的精神!”诺亚这么说道。

    “如果berserker的精神是没有办法靠着宝具进行复苏的的话,那只要摧毁了精神,哪怕本身并没有消逝,剩下的,也只不过是一个不会动的驱壳而已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神级英雄琥珀之剑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