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还有着很多出乎预料的因素存在(求月票)

    (十分感谢‘之士仔’的8888打赏!以及‘**的魂魄’、‘六彩晶石’、‘燕长弓’、‘微雨落花村’、‘睡觉起风云’、‘gs大濕’、‘z515’的打赏!)

    在商量好了针对berserker的对策以后,诺亚便直接离开了远坂家,在漆黑的月色下,走出了远坂家的家门。【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远坂凛倒是有心,还直接将诺亚给送出了自己的家门。

    “夜已经深了,这个时间,基本上就是master和servant活动的时间。”

    站在自己家的门口,远坂凛拨了拨自己那乌黑靓丽的长发,对着走出家门的诺亚说道。

    “你可得小心,别遇上了其他的master和servant了。”

    魔术的最根本便是隐匿。

    所谓的魔术其实便是在『根源』中早已被决定的力量。

    那力量是有限的。

    越多人使用,那每一个魔术师能够分到的力量便越少。

    因此,为了不让魔术彻底的消失,『魔术协会』才会定下最基本的隐匿规则,甚至不惜为此而将目击者给击杀。

    而这点,对于『圣堂教会』来说,也是一样的。

    对于『圣堂教会』来说,像魔术这一类能够以人为的方式实现在他们的教义中只有神才能行使的类似奇迹的手段简直就是异端。

    所以,『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关系非常恶劣,以前甚至频频大战,现在也只是处于休战状态而已,随时都有可能继续开战。

    如此一来,『圣堂教会』自然也是不希望能够看到魔术在普通人的面前曝光的。

    毕竟,若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神的奇迹其实自己等人也能够办得到,根本不需要去祈求什么神明的保佑才能获得的话,那『圣堂教会』最根本的信仰就会被动摇,教义也会被质疑。

    这样一来,在隐匿魔术这一方面,『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观点就是一致的了。

    有介于此,『圣堂教会』基本也会最先考虑神秘的隐匿性,这场受到『圣堂教会』的监督的『圣杯战争』自然也是一样。

    这个世界最大的势力的其中两个既然都决定了这样的行动方针,那即使是再猖狂的人,都不得不先考虑隐匿性的问题。

    自然而然的,在没有多少人行动的夜晚,才是master和servant频繁活动的时间。

    “这点,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诺亚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今天都已经跟berserker那样的怪物硬拼过了,我可不想再遇上别的难缠的对手了,至少,今天还是放过我吧。”

    “对我来说,能跟那样的怪物硬拼的你其实也是一个怪物。”远坂凛翻了一个白眼,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对着诺亚说道。

    “话说,你还没去过教会吧?不打算先过去报告一下吗?好歹也是监督者哦?”

    “还真没有那样的打算。”诺亚直言不讳的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但神父什么的真的让人喜欢不来,所以,还是免了吧。”

    在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中,诺亚便遇上过文柄咏梨那样价值观整个不正常的糟糕神父。

    而在『恶魔高校』的世界里,弗利德那个恶心的神父更是让诺亚对神父的感官整个拉至最低。

    这让诺亚还怎么喜欢神父啊?

    对此,远坂凛居然赞同了。

    “真巧,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去那里报告一下的话至少能够得到一些情报,比如已经出现的master和servant的数量。”远坂凛正色道。

    “既然你不打算去教会,那我就顺便告诉你,目前,在冬木市里,已经被确定的master包括你和我在内,已经有五个人了!”

    “而已经被召唤出来的servant则是lancer、archer、rider、caster和berserker,剩下的只有saber和assassin还没有被召唤,不,不对,应该说是或许被召唤了,但还没有被确认。”远坂凛出声提醒。

    “所以,你自己小心吧。”

    诺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着远坂凛微微一笑。

    “我明白了,不过你也不需要担心我这边,至少,比起我,你更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

    “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有自信,小心别Y沟里翻船,不是谁都会像berserker那样跟你正面对决的。”远坂凛没好气的抛下这么一句话。

    “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小心吧!”

    ……

    “lancer、archer、rider、caster和berserker吗?”

    走在回公寓的路上,诺亚暗自嘀咕着。

    “lancer倒是已经遇见过了,但是他的master却没有出现,还是正体不明,berserker的master是伊莉雅斯菲尔,那么,剩下的只有caster我还没有遇到过吧?”

    话是这么说,可对于caster,诺亚反倒是最不畏惧的。

    再怎么说,即使不使用『权能』,诺亚也是一名『弑神者』,达不到神的领域的神秘之力在他那犯规的咒术抗性面前都是无效的。

    而caster顾名思义就是魔术师。

    作为在神话和传说中都鼎鼎有名的英灵,能够坐上caster这个职阶的魔术师的魔术造诣有多高,那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那终究只不过是作为servant的分身,并不是本体。

    即使有能够对神都造成伤害的魔术乃至魔法,对于诺亚来说,caster的威胁都比其余的servant要小上不少。

    至于剩下的saber和assassin,诺亚最需要戒备的就是saber。

    作为七名servant中被誉为能力值的要求最高,也是一般情况下七名servant中最强的职阶,对方的近身战至少是lancer那一个层次的,对诺亚来说还是有威胁的。

    反倒是assassin,那样的暗杀者对于有着出色的感应能力的诺亚来说,或许并不是很难对付。

    “恩?”

    在心中斟酌着这一切的诺亚突然感到了一阵异样,脚步下意识的顿了下来。

    “……”

    抬起头,看向前方。

    印入诺亚的眼帘的,是在那漆黑一片,完全没有一个行人的道路上,一道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的身影。

    那是一个非常显眼的人。

    要说为什么的话,只因为,那个人有着一头非常显眼的金发。

    身上穿着黑白相间,似便服一样的机车服。

    身材还算修长,双手则是C在口袋上,像一个放荡不羁的青少年,浑身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在那浓郁的存在感中,诺亚感受到的是彻彻底底的压迫感。

    那不是说眼前那个放荡不羁的青少年对诺亚来说非常的具备威胁。

    而是,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那人在针对着自己存在的整个世界都在释放着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那压迫感不是针对诺亚,而是好像在针对周围的环境一般,浑然天成。

    那,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一时之间,诺亚也没有再动弹了,站在原地,径直的望着那行走而来的金发美男子。

    金发美男子就像是没有察觉到诺亚的存在一样,眼睛竟然是闭着的,嘴角挂着一丝丝霸道的弧度,踏着悠然的脚步,从诺亚的身边经过。

    “间桐樱…”

    就在金发的美男子经过诺亚的身边时,一句轻飘飘的话,荡进了诺亚的耳中。

    “不赶紧到那个女人的身边的话,她会越来越痛苦喔…”

    留下这句话,金发美男子便像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带着悠然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了月夜里。

    诺亚没有回过头,更没有去搭话,只是凝视着前方那深陷于黑暗中的漆黑道路,良久以后,陡然一笑。

    “看来,这一次的『圣杯战争』里,还有着很多出乎预料的因素存在呢…”(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琥珀之剑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