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因为,那是我扔进去的(求月票)

    (十分感谢‘锕姨洗铁路’、‘?voidの秋叶’、‘夜.晨夕’的1888打赏!以及‘哇灬死灵’、‘天天大王’、‘dna2888’、‘pokémon’、‘初恋:芙兰’的打赏!)

    次日…

    天才刚亮没有多久,诺亚便直接出了公寓,连早餐都没有吃,遵循着昨天走过一次的道路,来到了远坂家的门前。【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举起手,诺亚刚打算敲门,面前的门就被直接打开了。

    然后,一身红黑相间的骑士服的archer出现在诺亚的面前,望着诺亚。

    “昨天才缔结了合作关系,今天就迫不及待的来找我家的master了吗?”

    “要说迫不及待的话也可以,毕竟,我这边也有些事情想问一下远坂。”诺亚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对着archer问道。

    “那么,远坂呢?”

    “还在睡,那个女人可不擅长应付早上,这个时候是不可能会起来的。”archer面无表情的回了这么一句话,并将门彻底的打开,侧过身。

    “总而言之,你想找凛的话,那就自己去找吧。”

    留下这句话,archer浑身便在一阵灵气般呈现幽蓝色的雾的笼罩下消失不见,进入了灵体化的状态。

    见状,诺亚眼角一跳。

    “这个家伙,果然跟远坂凛说的一样,拽到不行啊…”

    这么说着,诺亚也走进了远坂家的玄关,将大门给关上以后,通过玄门前面的走廊,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远坂家是冬木市的管理者。

    身为一个有些历史的魔术家系,即使现在这个家里只剩下远坂凛一个人,魔术师该有的东西,在这个家里自然也会有。

    就像曾经的有珠的洋馆一样,远坂家中也到处都有着远坂凛或者是远坂家以前的居住者们留下来的各种结界和魔术式。

    擅自乱闯的话,那绝对是有来无回。

    当然,对于拥有着犯规般的咒术抗性的诺亚来说,那些结界跟术式都跟没有差不多,轻轻触碰一下的话都会直接消失。

    不过,诺亚可不是专门来搞破坏的,而是真的有事想问远坂凛。

    因此,诺亚直接走上了到二楼的楼梯,并往远坂凛的房间的方向走去。

    昨天,诺亚也是有稍微参观了一下远坂家的。

    对于远坂凛的房间的所在地,昨天远坂凛有意无意的提到了一下。

    为了不意外的闯进女孩子的房间里,诺亚倒是也记下来了。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情况下派上用场。

    越过长长的走廊,诺亚来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前,敲了敲门。

    “远坂,你在吗?”

    这句话,换来的是一阵难以言喻的沉默。

    想起archer刚刚说的话,诺亚敲门的力道加重了一些,声音也稍微提高了一点了。

    “远坂,在的话回一声,要不然我就闯进去了!”

    然而,话音落下,依旧还是一阵沉默。

    诺亚撇了撇嘴,无奈之下,唯有伸手开门。

    “我进来了。”

    在轻微的开门声中,诺亚打开了远坂凛的房间的门,让远坂凛的房间的全貌都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那是一间挺辽阔的房间。

    布置方面带有几分古风,没有一个少女的房间该有的粉色部分,看上去似乎多多少少有些缺乏生气,可温馨的氛围还是多多少少有的。

    或许是因为现在的天气还是很冷的的关系,房间里虽然没有开暖炉,但窗户却紧紧的关着,窗帘也拉了起来,让整间房间都处于有些昏暗的环境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房间的最里面,一张占地不小的床铺上面,被窝竟是乱糟糟的,扭成了一团。

    从那扭成一团的被窝里,诺亚察觉到了一个起伏不定的呼吸。

    不用想也知道,诺亚想找的人,现在,就像是缩在壳里的蜗牛一样,窝在那扭成一团的被窝里吧?

    当下,诺亚嘴角都抽搐了。

    这是不擅长应付早上?

    这根本就是睡相差到晚上都不能忍了吧?

    当然,一个优美的少女有这样的睡相,或许,也是一个萌点。

    只可惜,诺亚可没有那个闲情去看远坂凛的睡相到底怎么样,叹了一口气以后,直接走进了房间里,来到床沿边,伸出手,摇起了那扭成一团的被窝来。

    “远坂,快醒醒!”

    在诺亚的叫唤与摇晃下,那扭成一团的被窝终于是动了一下。

    是的。

    就跟字眼上说的一样,只是动了一下而已。

    下一秒钟,那被窝立即又是死一样的陷入到寂静中,不再动弹了。

    感觉自己的耐心都被磨光的诺亚强忍着直接掀开被子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回到远坂凛的房间里的诺亚的手中握着一块冰,半眯着眼睛,连话都不多说半句了,稍微掀起了被窝的一角,然后,将手中的冰块毫不留情的扔了进去。

    “呜哇————!”

    下一刻,整个扭成了一团的被窝猛的弹跳了起来。

    在一声悲鸣声中,一身睡衣,头发还已经完全放下,没有再绑着,似瀑布般自然的垂至腰际的远坂凛从被窝里跳了出来,还一边跳,一边叫。

    “好冷!好冷!”

    该说诺亚的手法确实准到不行吗?

    那被诺亚给扔进被窝里的冰块竟是钻进了远坂凛的睡衣底下,被远坂凛给掏了出来,扔在地面上,急促的喘着气。

    “搞什么啊?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冰块啊?!”

    发现远坂凛竟然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存在,诺亚捂脸叹息。

    “因为,那是我扔进去的。”

    “诶?”远坂凛这才发现了有第二人在自己的房间里,转头,看向了在那里捂脸叹息的诺亚,柳眉一竖,直接指了过去。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我倒是奇怪,为什么你会直到现在都察觉不到我进来了呢?”诺亚一句话堵了回去。

    “虽然我们有合作关系,但你这样毫无防备的,简直就是在告诉我现在是最好解决掉你的时候,所以,你应该庆幸我刚刚扔的是冰块而不是魔弹,远坂家的大小姐。”

    “烦死了,这几天发生了那么多事,至少让我睡一个好觉啊!”远坂凛垂下了肩膀和脑袋,无力出声。

    “所以呢?你这么亲切的叫我起床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你而已。”诺亚将目光投到了远坂凛的身上,顿了一下以后,询问出声。

    “我问你,小樱的姓氏是间桐吧?难道是那个间桐吗?”

    一开始,诺亚还没有联想到间桐樱的姓氏的问题。

    可是,昨天晚上,在那个故作神秘的金发美男子的提及下,诺亚才想起了间桐樱的姓氏的问题。

    在冬木市里创造了『圣杯战争』的仪式的三个魔术家系————远坂、间桐和爱因兹贝伦。

    如果间桐樱的姓氏,那个间桐就是这里的间桐的话,那岂不是说,间桐樱也是魔术世界的相关人员,甚至有可能是『圣杯战争』的相关人员了吗?

    毕竟,作为创造了『圣杯战争』的仪式的御三家,每一届的『圣杯战争』都是缺少不了这三个魔术家系的人的参加的。

    如今,远坂的远坂凛、爱因兹贝伦的伊莉雅斯菲尔都已经出现了,那间桐家的代表呢?

    回想起这个问题,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神秘的金发美男子的话,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的诺亚今天才会天一亮便到这里来,企图问个究竟。

    “你是在怀疑小樱也是master吗?”一提及间桐樱的事情,远坂凛似乎也清醒了过来了,并摇了摇头。

    “不,不会的,你应该也能感觉到,小樱的身上并没有魔力的痕迹,根本称不上是魔术师,间桐家现在其实已经没落了,这一代的人里甚至连『魔术回路』都差不多枯竭,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所以,间桐家这一次应该是没有参加者的才对。”

    “话是这么说…”诺亚皱了皱眉头,一会以后,看向了远坂凛。

    “你今天去学校吗?”

    “怎么了吗?”

    “没什么。”诺亚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如果你打算去的话,带上我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神级英雄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