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 让你后面自己自求多福而已(求月票)

    (十分感谢‘官方账号’、‘梦墨镜’、‘pokémon’、‘幽閉祭月’、‘老衲猥琐’、‘云空界’的打赏!)

    “嗡————!”

    绚丽的淡金色气流汇聚成了漩涡的形状,覆盖在了脚底下,似流星一般耀眼。【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嘭————!”

    乍看之下,仿佛就像是有一颗流星突然一爆而开似的,化作一阵凶悍的冲击力,在其主人的脚底下爆发,让那漆黑的身影化作一道光一般,在半空中一掠而过。

    以『跃进』的技巧,直接踩在空气中一般朝着前方疾S而去的诺亚不顾击打在身上的狂风与灰尘,手中提着连连惨叫的间桐慎二,向前掠去,脸上则难看到了极点。

    此时,涌动在诺亚的心中的是几乎能够用狂暴来形容的一股暴戾感。

    只是,那不再是针对间桐慎二这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而是针对整个间桐家。

    以及,那个叫做间桐脏砚的魔术师。

    根本不需要费多大的功夫,在恐惧的驱使下,间桐慎二将一切都告诉了诺亚了。

    包括间桐樱的来历。

    直到这一刻,诺亚才明白,为什么间桐樱会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始终低人一等,还那么的自卑与消极。

    那,完全是因为间桐樱这些年以来过着可以说是不像人一样的生活的关系。

    因为间桐家的魔术师资质已经近乎完全枯竭,间桐樱以外来养女的身份,被间桐家在小时候收养了。

    然而,迎接间桐樱的不是被寄托了希望的魔术师命运,而是可以用绝望来形容的对待。

    只因为,间桐樱的属性,与间桐家的魔术体系是不符合的。

    所以,那个叫做间桐脏砚的间桐家真正的掌控者便企图将名为刻印虫的下级使魔埋入间桐樱的体内,将间桐樱给活生生的进行改造。

    值得庆幸的是,间桐樱的体内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一直在保护这个少女,让少女不至于真正的落到了非人的地狱中。

    可是,一想到那个即自卑又常常无意识的表现出黯然和低落的表情来的少女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了整整十年以上的时间,还每一天都必须迎接间桐砚脏为了消耗那保护其自身的神秘力量而使用的种种手段,间桐樱的恐惧与绝望就像能够传递到诺亚的内心中一样,让诺亚的心中一阵暴戾。

    初次见面时,诺亚便莫名的对间桐樱很是在意。

    诺亚不知道那到底是因为间桐樱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产生了些许的共鸣还是其它的什么因素,但不可否认,诺亚确实很在意那个少女。

    现在,终于知道了间桐樱一直以来都隐瞒的过去,诺亚的心中是一阵着急。

    没错。

    就是着急。

    据间桐慎二所说,最近,间桐樱的处境比过去那十年以上的时间受到的待遇都不好。

    概因为,间桐樱成为了master,并召唤出了saber的servant。

    本来,成为master是间桐砚脏对着间桐樱提出的条件。

    以获得『圣杯』作为条件,一旦间桐樱在『圣杯战争』中取胜,那间桐砚脏便会放弃间桐樱,让间桐樱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在召唤了saber以后,间桐砚脏反悔了。

    召唤出了saber的间桐樱,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失去了那股一直以来保护着自己的神秘力量。

    不。

    不应该说是失去了。

    而是,那股一直保护着间桐樱的力量似乎代替了体内的魔力少得可怜的间桐樱,成为了saber的魔力来源。

    所以,saber才能在相继成为间桐樱与间桐慎二这对体内根本没有多少的魔力的master的servant以后,能力值还能那么高。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不管saber是以间桐樱作为master也好,还是以间桐慎二作为master也罢,给saber提供魔力的,一直都是间桐樱体内那神秘的力量。

    这,很明显不正常。

    只不过,没有人理会这不正常的状况。

    包括诺亚,现在也没有闲情去考虑这件事情了。

    这一刻里,诺亚考虑的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必须赶到间桐樱的身边。

    没有了那神秘的力量的保护,间桐砚脏会怎么对待间桐樱,那可想而知。

    若不是因为间桐樱召唤出了saber以后,即使失去了神秘力量的保护,saber却代替了那神秘的力量,这几天里一直保护着间桐樱,让间桐砚脏无法轻举妄动的话,间桐樱的下场,诺亚都无法想象了。

    所以,这个时候,诺亚都不自觉的想要狠狠的骂间桐樱一顿。

    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那神秘的力量进行保护了,取而代之的是saber一直在保护着自己,间桐樱居然还是将saber的使役权转移给了间桐慎二,让间桐慎二将saber从自己的身边带走,简直愚不可及。

    而如今,saber既然已经被『令咒』给召唤回去了,那证明了什么呢?

    证明了,间桐樱很有可能遇上了危险。

    再加上,从刚刚开始,rider便一直没有回应诺亚的呼唤,好像被什么给缠住了一样,这更让诺亚有些着急了。

    当下,诺亚全力驱使『跃进』,身形似一道流星一样,在半空中激S而过,飞掠向了间桐慎二所指的间桐家的方向。

    没过多久,诺亚终于是看到了间桐家的建筑物了。

    然而,还没等诺亚一振精神,一阵狂涛般的魔力便从间桐家的内部狂涌而起。

    “咚————!”

    下一刻,那间桐家的建筑物竟是在魔力的冲击下直接一爆而开,化为了一阵瓦砾,粉碎开来。

    旋即,两道身影便从那一爆而开的瓦砾中暴S而出,似两道霹雳一样,一个旋身,陡然,狠狠的碰撞在了一块。

    “咚————!”

    狂暴的冲击风浪与浓郁的闪光一下子暴涨而开,将间桐家上方的夜空都给照得极为刺眼。

    诺亚猛的滞住了身形,举起空着的一只手,将来袭的冲击劲风都给挡下。

    而在诺亚的手中,一直都被提着,一直都在惨叫,一直都鼻涕眼泪什么的一块流下来的间桐慎二则是在发现了那强烈的冲击以后,像是已经彻底的出现了心理Y影一样,猛烈的挣扎了起来。

    “呜啊啊啊啊————!我不要过去————!我不要过去啊————!”

    被诺亚给提在手中,满脸的鼻涕眼泪的间桐慎二发出的惨叫声都被震动而起的冲击声给淹没了。

    但是,近在咫尺的诺亚却还是能够听到间桐慎二的惨叫,甚至还能感觉到间桐慎二在拼命的挣扎着,让诺亚的身形都差点稳不住,从半空中掉下。

    “废物!”好不容易靠着『跃进』在虚空中连连踩过,借助冲击力稳住身形的诺亚咋了一下舌。

    “很想我放开你吗?那我就成全你!”

    间桐慎二先是一愣,紧接着心中涌现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让得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下。

    漆黑的月夜就好像一只巨兽一样,对着高高在上的间桐慎二张开了血盆大口。

    冬木市里,一栋栋的建筑物距离诺亚和间桐慎二的高度至少得有百米以上。

    若是诺亚在这个时候松开间桐慎二…

    一想到这里,间桐慎二心中的不详预感便更加浓郁了,连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对着诺亚大喊大叫。

    “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诺亚冷笑了一声。

    “只是让你后面自己自求多福而已!”

    说完,诺亚不再提着间桐慎二,直接松开手,让间桐慎二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中,从高空中掉下,很快便是消失在了漆黑的月夜里。

    诺亚这才一个旋身,朝着前方暴冲而去。

    在出色的感应能力的探测下,诺亚已经辨认出了那频频碰撞在一起的两个人到底是谁了。

    一个是被召唤回来的saber。

    另一个则是诺亚从刚刚开始一直在呼唤的rider。

    这两个servant怎么打起来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