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 四个人里的三个冒牌货

    (求订阅!求月票!还请友友们支持!)

    (十分感谢‘大梦n秋’的1888打赏!以及‘彎彎來的書友’、‘雪翔天’、‘乄几度回眸丷’、‘弥落家’、‘凡人的耐艹程度’、‘命运de零’、‘刀预’、‘poke摸n’、‘焚泷’的打赏!)

    没有输的可能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这句话,乍听之下就像是一句大话。

    然而,联系诺亚刚刚提及的三个原因与佩丝特用主办者权限举办的恩赐游戏的两个胜利条件的话,那就能明白,诺亚为什么会这么说。

    佩丝特的优势主要有三点。

    一:可以借由审议决议改变规则,让游戏的重新开始时间延迟到一个月以后。

    二:同样可以借由审议决议来改变规则,让游戏的通关必须达成两个胜利条件。

    三:将黑死病的病毒注入到参赛者们的体内,让所有的参赛者都无法保证一个月以后还能继续活下来,破解重新开始的游戏。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第二个胜利条件的谜题被解开,这里的参赛者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活到一个月以后,继续参加游戏。

    即使能,也就是达成了第二个胜利条件而已。

    在被黑死病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的情况下,想在一个月以后打倒五位数的魔王,那已经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现不现实的问题了。

    毕竟,黑死病的潜伏期只有短短的两天。

    一个月的时间,绝对足以让这里的所有人全部死绝。

    即使能够侥幸活下来,能活到一个月以后的人,有一个就已经是奇迹了。

    所以,佩丝特才能肯定自己的胜利。

    本来,审议决议的发动是为了在与魔王的游戏中争取到破解谜题的时间。

    可佩丝特在游戏期间向参赛者注入黑死病的病毒,彻底的导致了局势的逆转。

    然而,诺亚的存在,却将佩丝特的三个优势完全打碎。

    因为。即使这里的所有人都因为黑死病而死,诺亚也不会有事。

    一个月以后,照样能够参赛。

    若是这样的诺亚真的已经将这一次的恩赐游戏中的第二个胜利条件的谜题给解开,那么。一个月以后,诺亚便能轻轻松松的完成两个胜利条件的其中一个。

    至于剩下的一个胜利条件,不会受到黑死病的折磨的诺亚也说了。

    佩丝特,不是他的对手。

    如此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整个空间的氛围都浑然一变。

    而佩丝特。更是以沉重到了极点的视线死死的盯着诺亚,让人感觉到了深沉的压力。

    独属于魔王的压迫感,让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都感到呼吸一窒。

    至于珊朵拉、曼德拉与仁,早就被冷汗浸湿了后背。

    在场的所有人里面,只有逆回十六夜依旧保持着自若的神色,将目光投向了诺亚,讶异出声。

    “你已经解开谜题了?”

    “我想,你也应该注意到了吧?”诺亚不答反问。

    “那句打破虚伪的传承,树立真实的传承本身。”

    听到诺亚的话,众人顿时为之一怔。

    “我只是注意到了一部分而已。”逆回十六夜耸了耸肩。

    “毕竟。打碎虚伪的传承这句话中的打碎不得不让人觉得,这里指的传承是不是某种真实的物品,所以才能用来打碎。”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逆回十六夜蓦然一笑。

    “比如,在哈梅尔镇中与记载着一百三十名孩童的失踪事件的碑文一起展示出来的那块彩绘玻璃。”

    这句话,让威悉与拉婷的面色微微一变,也让仁、珊朵拉与曼德拉等参赛者们眼前一亮。

    这一次的火龙诞生祭中,有许多美术工艺品同样跟着被展示了出来。

    如果说,在这些美术工艺品中有彩绘玻璃,那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而既然是彩绘的话。那那些玻璃上肯定不会绘画着同样的彩绘。

    注意到了这一点,仁连忙询问道。

    “也就是说,那句打破虚伪的传承,树立真实的传承的意思。就是让我们找出展示出来的那些彩绘玻璃中的真品与假品吗?”

    “正解。”逆回十六夜打了一个响指,随即又无奈的摊手。

    “只是,到底哪一块彩绘玻璃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我还没有判断出来,而在开始会议以前。我就稍微调查了一下,用在火龙诞生祭上展示的彩绘玻璃可是超过一百片以上。”

    “超过一百片?”众人面面相觑而起了。

    不过,很快的,逆回十六夜的脸上又是挂上了招牌性的张狂笑容,挑着眉的看向了诺亚。

    “既然你说你已经解开了谜题,那就证明你已经知道怎么分辨那些彩绘玻璃的真伪了吧?”

    “我也是最后才注意到的。”诺亚苦笑了一声。

    “因为,你先注意到的是打碎,而我先注意到的却是传承。”

    在箱庭的世界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作为那些有名的修罗神佛的传承。

    而曾经,在弑神者的世界里,诺亚为了能够让战士的化身随时可以在面对任何的神祇的情况下使用,几乎熟读了所有体系的神话传说。

    所以,跟逆回十六夜不一样。

    在意识到了佩丝特等人很有可能并不是全部都来自《哈梅尔的吹笛人》这个童话故事以后,熟读各种神话传说,其中也包括童话故事的诺亚便发现了不对劲。

    “仔细想想的话,其实就很好理解了。”诺亚直视向了沉默不语的佩丝特。

    “在真实的哈梅尔镇中,记载着一百三十名孩童失踪事件的碑文上的时间明明是1284年,可黑死病开始大为流行的时间却是1350年以后,之所以会成为造成那些孩童的死亡原因,那是因为,十四世纪以后的黑死病大流行被后世之人穿凿附会,被编制成了《哈梅尔的吹笛人》这个童话故事。”

    被诺亚这么一说,所有人都被惊醒了。

    换句话说,黑死病的全盛流行期和哈梅尔镇的碑文记述的时代背景,根本不相符。

    “这么一想的话,黑死病,也就是你,佩丝特(pestis),你应该不是从《哈梅尔的吹笛人》中召唤出来的恶魔!”

    诺亚对着面色阴沉的佩丝特说了这么一句,随即又是看向了满脸阴晴不定的威悉与拉婷。

    “而这样一来,我又不得不怀疑其余的人是不是也是真货,因为在本来的传承和碑文中,并没有出现操纵老鼠的吹笛人这个人物,在黑死病最巅峰期的1500年代以后,《哈梅尔的吹笛人》里才出现了老鼠和操纵老鼠的吹笛人,换言之,拉婷(ratten)这个捕鼠人同样也是冒牌货!”

    拉婷的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难看。

    “之后的修特罗姆(storm)看起来像是真货,但暴风雨本来就是在任何地方中都有可能出现的天灾,和《哈梅尔的吹笛人》这个传承完全无关!”诺亚瞥了威悉一眼。

    “所以,在你们四个人里面,只有威悉(we色r),也就是威悉河才是符合原本的《哈梅尔的吹笛人》的恶魔,毕竟,哈梅尔镇的碑文上记载着在丘陵附近消失,这里的丘陵指的就是和威悉河相邻的丘陵!”

    “啧…”威悉恨恨的咋舌了。

    而逆回十六夜眼中的神采则是越来越亮,最后,终于是露出了笑容。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的话就全明白了,只要那些彩绘玻璃里有画着老鼠、黑死病与暴风雨这三个冒牌货的图像,那就全部都是假的,都应该打碎!”

    “剩下的那些彩绘玻璃里应该只有一片彩绘玻璃没有画着这三个因素,只要把它找出来,那就解开了打破虚伪的传承,树立真实的传承这个谜题了!”逆回十六夜哈哈大笑出声。

    “干得好啊!小哥!”

    在逆回十六夜的大笑声中,久远飞鸟、春日部耀、黑兔、仁、珊朵拉与曼德拉等人都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而佩丝特、威悉与拉婷等一行人,却是完全陷入了沉默中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